Log

KP你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坐在一家快餐店的外面,手里拿着一个完整的汉堡,正要送进嘴里去。
KP你不由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因为你注意到,你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了
KP自己是谁,这里是哪里,你要做什么
KP你试着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一概想不起来
nonamenoname 呆坐一会,脑中拼命思考下还能想起些什么
nonamenoname 放下手中汉堡,在记忆中搜索是否有当前时间之前的任何记忆
KP你把汉堡放在膝盖上,抱着脑袋回忆着,发现自己确实什么都想不起来
nonamenoname 尝试通过汉堡点的玻璃打量自己,之后站起来转一圈查看周边环境
KP你在玻璃的反射中看到一个大概三十左右的男子,穿着整洁,胡子刮得很干净。上身披着一件大衣,里面是一件衬衣。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
KP你所在的汉堡店似乎在商店街的中间,街对面就有一家很大的商场。周围人来人往。
KP你的肚子咕咕叫起来
nonamenoname 坐下,随手拿起汉堡,边吃边用另一只手上下摸索试图在身上找出一些证件或者别的有用的东西
KP你吃起了汉堡。你大衣上有几个口袋,其中一个里装着一个笔记本,其他都是空的
nonamenoname 将笔记本掏出扔在桌上翻看起来,并寻思:发生了什么,我是谁,身上怎么什么有用的都没有
KP你翻开笔记本,一眼就看到第一页上大字写着「你被诅咒了,去救你的女儿」。字的下面写着一个地址。
KP你对这个地址没什么印象。不过毕竟失忆了,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nonamenoname “诅咒?女儿?” 一下子紧张起来,看看周边有没有标志性建筑什么的能说明自己在哪
nonamenoname 继续快速往下翻,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KP你继续翻笔记本。发现这似乎是一本日记。里面记录了写日记的人和TA女儿的日常生活
KP你反复读了几遍,并没有什么特别引起你注意的东西
KP在你翻着笔记本的时候,里面掉出一张照片
KP照片上是你刚才在玻璃倒影里看到的男人,和一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小女孩
KP照片背景看上去是在什么山上面,风景很好
nonamenoname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快速拿起照片夹入笔记本,并将笔记本收入上衣口袋,然后看看四周有没有警察
KP日记中描述的都是写日记的人带着女儿去各种地方玩的事,像游乐场,动物园,各种景点之类的。不过记录都很简短。
KP日记中除了景点名(当然,你都没有印象),之外,并没有出现另外的地址和名字
KP日记中,除了写日记的人和女儿,并没有出现其他人物
KP四周人来人往,你并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
KP商场外面的大屏幕上正放着关于商场的广告,不知道为什么吸引了你的注意
KP[Hided]
nonamenoname 转头看向大屏幕
KP 广告里,一个老人正在讲述公司的未来发展计划,但是你觉得老人的脸总有什么不对
nonamenoname 眯起眼睛,仔细盯着老人的脸看
KP然后你注意到,他的眼睛表面布满了血红色的,树根一样的纹路。这些纹路缓缓地搏动着
KP(公司的名字和商场的名字一样,所以你觉得大概是运转商场的公司)
KP(计划的内容是未来要在城市各处设立更多家商场的分店之类的)
nonamenoname 觉得没什么好看的人,在路上找个年轻的姑娘准备上前问路
KP你觉得老人的眼睛有些诡异,但是也没有多想
KP你叫住了一个路人
nonamenoname 礼貌的打招呼问话:你好,美女,我想问下现在几点,额..顺便想问下这是哪?
KP 路人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你,说「现在是中午,这里是D商店街……你没问题吧?」
nonameemm,可能有点问题,能麻烦你告诉我最近的警局在哪么?
KP她给你指了路
nonamenoname 按她指的路往警局快步走去
KP你在商场边上找到了民警
nonamenoname 站在窗口向里面的民警求助:你好,警察同志,我这边有点情况想要报案
KP民警正在玩着手游,头也不抬地问你「什么事?」
noname我...我女儿失踪了,可能被绑架了,我希望你们能帮帮我
nonamenoname 表情紧张,急切地说
KP民警听你这么说,抬起头来
民警呵,怎么又是你啊。
民警 你上周不也来过吗。怎么?又“失忆”啦
noname又?同志,你可别开玩笑,我可是第一次看见你
KP民警带着嘲笑的表情看着你
KP明显不相信你说的话
noname上周?那麻烦你给我讲讲上周的事吧
民警 你要找女儿的话,去医院里啊
民警 你上周也跑到我这里来,说女儿找不到了。害得我们全队出动
民警 结果你女儿好好的在医院里躺着呢
noname医院,还有我女儿的事也麻烦你告诉吧
民警 我怎么知道你女儿什么事
noname大家都说有困难找警察,我这不是也没办法么
民警 你能不能别再来寻我们开心
noname那我上周有没有和你们说过那个地址?
民警 什么地址?
nonamenoname 将笔记本上的地址念一遍
民警 啊,那不就是医院的地址吗?你看你自己都知道的。
nonamenoname 瞪大眼睛:啊!
民警 还装什么装
KP民警继续玩手游去了
noname不好意思,同志能不能借我点钱,我打个车过去?
KP民警没有理你
nonamenoname 叹口气,转身道路上找个面善的小伙询问如何到笔记本上那个地址
KP好心人给你指了路,还借你一点零钱给你坐公交车
KP[Hided]
nonamenoname 火急火燎的挤上公交,心里的疑惑更多了
KP你坐着公交来到医院前面
KP这是一家气派的大医院
nonamenoname 向前台询问女儿的病房和病情
KP前台一眼就认出了你
前台啊,又来看女儿了吗?
nonamenoname 紧张的抓抓头:恩,是的,她现在怎么样了
KP她给你指了去病房的路
noname能麻烦你给我看下她最近的病历和用药情况么?
noname对了,还有你上次见到我过来是什么时候?
noname对了,还有你上次见到我过来是什么时候?
前台 就前几天吧
KP你从病历上了解到你女儿昏迷不醒,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医生做了各种检查,但是始终不能确定病因
KP现在只是在勉强维持生命而已
KP女儿年龄是十三岁,进医院快两个月了
KP你想起日记好像也是截止在那个时候
KP你记下了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
noname 除了我,还有其他人来探望过她么?
前台 倒是没有
noname谢谢
nonamenoname 道谢后快步走向女儿病房
KP你来到女儿的病房外面。病房外面写着「无菌病房」。你能透过玻璃窗看见你的女儿
KP你看见她浑身上下接满了各种医疗仪器,躺在病床上
KP你想打开门,被正好要进入病房的护士拦住了
护士喂,你干嘛呢。想杀人啊
nonamenoname 退开到一边: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看看她
KP护士白了你一眼,开始做进无菌室的准备
KP你继续各种玻璃看着里面的人
KP你开始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nonamenoname 看着病房里女儿的脸,试图在记忆里搜索到和她在一起的快乐回忆
KP你眯起眼睛仔细看,隐隐约约,好像能看见什么东西正缠着女儿的身体。血红色的,像树根一样的枝条
KP像怪物的爪子一样,紧紧地抓着她的身体
KP注意到之后,你发现那些枝条并不难看清。并不是他们透明或者是若隐若现,你觉得仿佛是它们的「存在」并不稳定。
KP你想起在大屏幕上看到的老人,他的眼睛上好像也是类似的东西
KP你什么回忆都没能回想起来
nonamenoname 冲到刚才那个护士身边,抓住她的手,拉到窗户边,指着病床上的枝条,惊慌失措地说:快看,那是什么,那像树根枝条一样的东西!!
护士哈?
KP她透过玻璃窗看看里面
护士 哪里有什么树枝啊
护士 你没事吧,要不要挂眼科
noname就在那,紧紧地缠着我女儿的身体...她一定是因为那些才昏迷不醒的
nonamenoname 表情有些疯狂和扭曲,激动的说着
KP[Hided]
KP护士叹了一口气
护士 先生,请冷静一下。
护士 我知道你女儿现在这个情况,你很着急
护士 但是请相信医生吧。我们会尽我们最大努力的。
护士 压力这么大,你会看到幻觉也不奇怪吧
nonamenoname “你看不见?”,放开抓着护士的手,就近将旁边的一个人拉到窗边,重复同样的话语
护士 还请你好好休息,要是你也把身体搞坏的话,你女儿醒来会怎么想呢。
KP护士做好无菌室的准备,打开门走进无菌室。
KP被你抓来的人挣脱你的手,逃跑了
KP[Hided]
KP你听了护士的话,冷静下来
nonamenoname 觉得可能是遇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打算去找法师,但是当务之急应该先回到家,带上一些必须的物品
nonamenoname 打算按着记下的家庭住址回到家中先
KP你走出医院,突然有人重重地拍在你肩膀上
谁?喂,大哥,你能守时一点吗?不是说好一点见的吗?
KP说话的声音一点都不严肃
nonamenoname 吓了一跳,然后转身打量眼前的人:你是哪位?
KP你回头看见一个穿的很潮的年轻人,嬉皮笑脸地看着你。
谁? 我哪位?别说你不记得了啊
谁? 我还得仗着大哥你呢,你不记得我了怎么行
nonamenoname 皱着眉头大,在记忆里简单搜索一下:确实不记得,如果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谁? 喂喂,你认真的?
KP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谁? 你已经失忆了?是不是早了点啊?
nonamenoname 转身准备离开,但是在听到失忆两个字之后,立马回身抓住这个人的肩膀:你知道些什么?
谁? 喂喂,冷静点冷静点。
KP他说着把手伸进衣服里摸索着
nonamenoname 有点歇斯底里的吼道:这叫我怎么冷静,女儿在病床上躺着,身上缠着未知的树根枝条..
KP他摸出来一个信封
谁? 你说的,等你失忆了就把这个给你
谁? 大哥,大哥,冷静点。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我。
nonamenoname 接过东西,仔细查看起来,并询问:你是谁?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在我和我女儿身上发生了什么?
谁? 大哥这么厉害的人,救一个两个女儿肯定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