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 这是川谷的导入。雨宫青叶对你来说一直都是有点特别的人。在工作上,你们虽然接点不多,但只有你遇到了什么问题,她总会耐心温柔的帮助你。那是没什么特点的一天,你看到青叶在主任办公室里被骂的连连道歉,但你从来都知道你们的主任是个喜欢推卸责任的混蛋,你看到雨宫走出了医院,来到了楼下对着几片叶子发了会儿呆,又回到了科室。你没有去安慰她的立场,但是仍然在之后悄悄的给她打了打气,她也显得很开心的样子。 6 月 6 日在你睡着之后, 一个奇怪的符号 出现在你的手臂上, 它仿佛用劣质的水笔蜿蜒崎岖的刻在你的皮肤上。(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不能擦去)。 6 月 7 日你去加班的时候, 一个清洁工拿着雨宫青叶的工牌,大声的喊着有没有谁认识,你惊奇的发现, 所有人,除了你,没有人记得雨宫青叶,排版表上本来是她的地方换成了另一个人,她的衣橱也像从来没用过一样。你收下那个工牌,工牌上同样写着那个奇怪的符号。她所有的联系方式已经显示为空,好在你知道她的住所,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下午去她家看看。
KP这是末广的导入。你是雨宫青叶的哥哥,虽然同母异父,但是两人关系很好,时不时的联系和沟通仍然存在。她很信任你,住在风见街12号的她一直在你这里保存了一把备用钥匙,糊里糊涂的她差不多每半年就 会忘带一次。 无论何时,温柔而有知识的雨宫青叶都会是你倾诉最好的对象,她会耐心的倾听你的烦恼,鼓励你从低落中重新振作,是雨宫温柔的声音陪你度过了升学,失恋和毕业,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想起和雨宫聊聊,你都会感到浑身温暖。最近你在和雨宫的通话中,信号经常消失,雨宫说是由于附近装修信号不好,需要去旁边的便利店座机才能顺利的打出电话。 6 月 6 日你做了个让人心情低落的梦, 具体的细节你记不清楚了, 也许是颠倒的世界,也许是 42 只歪着头的兔子围着你跳舞, 雨宫青叶一直死死的抓着你的手, 直到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 鲜血在地上流成了的符号。 6 月 7 日早上,你从梦中惊醒,后面一身冷汗,雨宫青叶的一切联系方式都已经成为了空。
KP这是野中的导入。你和雨宫是通过一次委托认识的,解决了委托事件的你发现自己和雨宫意外的谈得来,两人都很喜欢科幻小说和跑团,于是你们也经常参加一些当地的聚会。6月7日是你们约定去玩桌游的日子,你们约定在她家所在的风见街见面,但是到了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一个小时的十点,平时聚会很守时的雨宫居然一直没有出现。电话打过去也是空号,同时你的手臂上出现了奇怪的符号。
KP末广请决定一下你前往雨宫家的时间
末广晃她是一个人住还是跟父母在一起
末广晃她是一个人住还是跟父母在一起
KP你知道她自从工作之后都是一个人住。
野中萌野中萌 打开手机在 Line 上寻找青叶
野中萌野中萌 打开手机在 Line 上寻找青叶
KP无论你怎么找,雨宫应该出现的那个位置完全没有她的痕迹。
末广晃那我起床后先跟我妈打个电话,然后就坐车去雨宫那
野中萌 难道是 bug?野中萌 心里这样想,然后发了条 mail 过去。
末广晃那我起床后先跟我妈打个电话,然后就坐车去雨宫那
KP 你妈妈的回答让你相当震惊,她似乎并不记得再婚对象是带着孩子的,以为你没睡醒在胡言乱语。
野中萌 难道是 bug?野中萌 心里这样想,然后发了条 mail 过去。
KP一分钟后邮箱发回了“邮件被退回,收件人不存在”的回执
KP 你妈妈的回答让你相当震惊,她似乎并不记得再婚对象是带着孩子的,以为你没睡醒在胡言乱语。
末广晃感到非常不可思议,我赶快拿着她家的钥匙去她住处找她。
野中萌野中萌 揉了揉太阳穴,感觉事情有些蹊跷,先跑到一处能看到约定的地方的咖啡厅里坐着。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吃过午饭后,让同事代班,顺道在路上买点甜点,向着雨宫青叶家找去
KP末广在中午到达了风见街12号的楼底下,发现另一个人在邮箱前细细的找着名字,并在看到“雨宫”这个姓之后小声的“啊”了一声。野中在街上走了一圈,发现整条街就这么一栋公寓楼,其他都是一户建的住宅,你觉得以你的经验而言她住不起这么高级的地方。在公寓楼的楼下,你们三人碰面了。
野中萌野中萌 沉默,观察两人
Photo
KP补充一下,你们的手上都出现了这样的符号
KP野中注意到了那位高高大大的男人手上绑的头巾,觉得有点奇怪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自言自语,道:嗯,青叶家是在几楼来的
末广晃直接走进公寓,跟这里的管理员说,我是雨宫青叶的哥哥,请问最近看到我妹妹出入吗?
野中萌注意到 川谷慎一 的自言自语以及那个头巾,野中萌 决定保持一段距离在这两个陌生人后面,并且手伸进包里捏住防狼喷雾。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确定楼层之后,大步走进大门,往2楼走去
野中萌野中萌 也看了看那个邮箱。看到走向2楼的 川谷慎一 ,决定先远远跟着 末广晃 。看他找管理员。
KP末广向管理员询问了206房客的信息,管理员表示这间房子自从上一任租客走掉之后就再也没人住了,看起来对你有点怀疑。
末广晃感觉应该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看了看手中的钥匙,确认后直接上楼了。
KP 末广在门口遇到了刚才在楼梯口遇见的两位,三人大眼瞪小眼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站在206门口,迟疑一会,伸手轻轻敲门
川谷慎一青叶桑,在家么?
野中萌野中萌 沉默
末广晃等下,请问你还记得雨宫青叶吗?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一愣,看向发声的人:你是哪位?
末广晃 。 你好,我是雨宫青叶的继兄,敝姓末广。请问你是?
川谷慎一恩,继兄?似乎以前听青叶提起过,你叫那啥来的?我是她的同事
川谷慎一我叫川谷慎一,你也是来找青叶的么?
末广晃 是的,我妹妹今天早上突然联系不上了,更奇怪的是连父母都记不得她了。
川谷慎一说起来也是,她今天没去加班,而且似乎在医院和她相关的东西也都消失了,我便想着过来看看
川谷慎一额,似乎不在家呢
KP川谷虽然敲了门,但一直没有回应。
KP可以
末广晃末广晃 转过身看到背后一个一直从门厅开始跟着我的小姑娘:你也是来找妹妹青叶的吗
野中萌野中萌 点头
末广晃末广晃 拿出钥匙,打开门,并且喊道妹妹的名字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野中萌 点点头,表示打招呼
野中萌野中萌 回礼 点点头
KP末广打开房门,房间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小单间,进门左手边是一个很小的卫生间,经过玄关往前左边是厨房,正面是一个小客厅,床和电脑桌。唯一让人觉得惊奇的是,床后面吊着一个简单的沙包,这的确不是少女闺房经常出现的东西。毫无疑问,雨宫并不在房间里。
Photo
KP你们看到大致是这样
末广晃看到沙包感到比较诧异,走进去观察一下那个沙包,同时回忆一下青叶有没有这方面的爱好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进门先将手上甜点放在桌子上
KP末广发现这是一个女用的锻炼沙包,轻量级,沙包表面有大量的被击打的痕迹,沙包上面有一个手工缝制的卡通脸。
川谷慎一不在家啊,我们在这等她么?
末广晃末广晃 喃喃自语:青叶原来有这样的爱好吗?
野中萌野中萌 看这两人进门,也进去了,但是留了个心眼,用折叠伞撑开卡在门口。
KP走近的时候,末广还看到房间的角落摆着两个油漆罐,都已经空了,上面的刷子也早就干了。
末广晃末广晃 喃喃自语:青叶原来有这样的爱好吗?
KP你不记得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有这样的爱好,可能是搬出来了之后才养成的吧。
野中萌野中萌 回忆聊天的时候有没有相关的话题。
野中萌野中萌 回忆聊天的时候有没有相关的话题。
KP雨宫和你聊天的时候几乎都只会聊桌游啦跑团之类的事情,你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甚至不知道她的职业是什么。
KP走近的时候,末广还看到房间的角落摆着两个油漆罐,都已经空了,上面的刷子也早就干了。
末广晃室内没有什么油漆的痕迹吗?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有点不知道该干嘛,打量起 末广晃野中萌
末广晃7567成功
KP末广觉得那两桶油漆有点奇怪,环视四周发现白色的墙壁有着刚刚被粉刷过的痕迹,透过白色的墙漆,可以看到白色底子后面隐隐约约似乎有着黑色的东西。仿佛上一任屋主用同样的墙纸上上下下的铺满过整间屋子。 密密麻麻的符号一个个整整齐齐的排列, 宛如无数只眼睛透过还没有完全干透的油漆死死的盯着你们。
KPsc 0/1
末广晃4971失败
野中萌野中萌 摸摸电脑和电视看看是热的还是凉的。观察床铺是否整洁。
KP末广的san剩余48。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感觉不太合适在女同事家东瞅瞅西瞅瞅,找了张椅子,僵硬的坐着
川谷慎一你们说她会去哪了?
野中萌野中萌 摸摸电脑和电视看看是热的还是凉的。观察床铺是否整洁。
KP电脑并没有关,你一晃鼠标便亮起来了。你看到屏幕上显示出来了一份工作记录,软件明确的告诉你最后一次自动保存发生在今天凌晨的2点17分。
末广晃看着墙壁不太舒服,想转移注意力,就去看了看书架
KP床整整齐齐的,看来房间主人十分爱整洁。
KP电脑并没有关,你一晃鼠标便亮起来了。你看到屏幕上显示出来了一份工作记录,软件明确的告诉你最后一次自动保存发生在今天凌晨的2点17分。
野中萌野中萌 查看工作记录,特别是光标所在附近的文字
末广晃看着墙壁不太舒服,想转移注意力,就去看了看书架
KP柜子上摆满了各种邪神的手办和龙与地下城的小人,还有一些厚厚的规则书。柜子上摆着一个日历,上面记着诸如“XX团在XXX”之类的信息,你们能看到最近的一个就是今天。
野中萌野中萌 查看工作记录,特别是光标所在附近的文字
KP是一份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工作报告,写到一位患者的状况近期没有恶化迹象就停下了。
川谷慎一你们说她会去哪了?
野中萌野中萌 看向他,摇头
川谷慎一你们说她会去哪了?
末广晃日历上写着今天在××有跑团,不知道这方面你们有谁比较熟悉的吗?
野中萌野中萌 掏出手机,切换到「对陌生人用账号」然后调出 QR 码,示意两人加一下。
川谷慎一跑团?她之前有邀请过我,不过我了解不多就没参加过
末广晃末广晃 一脸茫然地看着 野中萌 还是拿手机扫了码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无奈掏出手机,扫了个码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觉得这个不说话的小姑娘很奇怪,发一条语音:你叫啥,和青叶什么关系?
野中萌野中萌 把两人拉到一个群里然后打字:「(╥﹏╥) 其实我是青叶的朋友原本越好一起玩的现在很奇怪地找不到人,听你们说你们也找不到她,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好担心啊」
末广晃 。。。。
末广晃现在的小姑娘都这样的吗?中年人非常汗颜
川谷慎一所以你刚才有在电脑里发现什么么?
野中萌野中萌 发消息 “2点17分她还有动静,之后就没有记录了 >_< 真是匪夷所思”
野中萌野中萌 发消息: 本来今天要和她玩 TRPG 的就是我。
末广晃末广晃 指了一下地下的油漆罐: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感觉很奇怪,你们不觉得这个房间的墙壁有点诡异吗?
野中萌野中萌 发消息:@[email protected] 不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吧
川谷慎一trpg是什么?
野中萌野中萌 发消息:自己 Google 去!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看向 末广晃 你知道那啥Trpg么?
野中萌野中萌 发这些消息的时候脸上都面无表情
野中萌野中萌 顺着 末广晃 朝墙上看。
末广晃之前听青叶提过,说是一种桌游之类的。但是我不怎么感兴趣,所以具体的也不太了解。
野中萌野中萌 顺着 末广晃 朝墙上看。
KP你也注意到了那白色墙面背后隐隐约约的密集黑色印记。sc 0/1
末广晃我摸摸那个沙袋,看看能摸出来里面有什么异物没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尴尬的说我去上个洗手间,中午似乎吃了些不好的东西...
野中萌50 sancheck19困难成功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起身走进厕所
末广晃我摸摸那个沙袋,看看能摸出来里面有什么异物没
KP你摇了摇晃了晃,感觉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装着沙子的沙袋而已。
野中萌野中萌 拍下黑色印记。
KP野中路过电脑桌的时候,请过侦查
末广晃我在房间里找找,看下有没有手机?
野中萌80 侦察25困难成功
野中萌80 侦察25困难成功
KP野中发现地上有一张纸条,正面朝下。她走过去拿起来,发现一面画着一个非常潦草的和你手上符号相同的符号,你能感觉到写这个东西的时候的急切——力度之大几乎划穿了纸面。纸条的正面写着“我要消失了,快去找《 》书救我”。纸条上面的书名诡异的消失了, 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橡皮都没有办法将一张纸擦的干干净净,甚至没有任何书写过的痕迹。
KP全员聆听
野中萌竟然忘点聆听 2073失败
末广晃6067失败
川谷慎一50 聆听87失败
KP厕所就是一般的厕所,虽然很局促但是一个人生活怎么都绰绰有余。
KP野中发现地上有一张纸条,正面朝下。她走过去拿起来,发现一面画着一个非常潦草的和你手上符号相同的符号,你能感觉到写这个东西的时候的急切——力度之大几乎划穿了纸面。纸条的正面写着“我要消失了,快去找《 》书救我”。纸条上面的书名诡异的消失了, 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橡皮都没有办法将一张纸擦的干干净净,甚至没有任何书写过的痕迹。
野中萌野中萌 把这条消息发到群里,然后评论说:“从结果上来说,确实像是要消失的样子”
川谷慎一不是好像已经消失了么?
KP末广看完手机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对面的冰箱上有一张小纸条。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边上大号边玩手机...
末广晃拿下冰箱上的纸条
野中萌野中萌 发消息:“我们还记得她,所以并非完全消失,也许当我们也忘记她的时候就真的消失了吧。”
末广晃同时感到事态严重, 让 野中萌 把她看到的纸条给我看一眼
野中萌野中萌 想了想,拍下纸条上的符号,然后把纸条递给 末广晃
末广晃拿下冰箱上的纸条
KP上面写着:“6月18日,与鸟山君约了喝酒,地点在老地方的花间一壶酒。去之前打打拳提提精神。”
野中萌野中萌 把符号发到有关超自然事件的讨论版,询问有没有人认识这个符号。
末广晃末广晃 把冰箱上纸条的信息告诉其他人:你们有知道鸟山君这个人的吗?
野中萌野中萌 摇头,在电脑本机搜索这个鸟山这个关键词。
KP可以,你需要一个困难的神秘学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由于拉肚子,以及对消失的好奇,尽快结束大号,从厕所出来
末广晃5584失败
川谷慎一并没有听说过,至少同事里没有这个人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由于拉肚子,以及对消失的好奇,尽快结束大号,从厕所出来
KP川谷出厕所的时候看到了正对面的床底下有一些箱子,看来是收纳用的。
野中萌野中萌 摇头,在电脑本机搜索这个鸟山这个关键词。
KP你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野中萌野中萌 把符号发到有关超自然事件的讨论版,询问有没有人认识这个符号。
KP请过幸运,需要困难难度
野中萌55 幸运33成功
野中萌5 神秘学3成功
末广晃这个符号,我好像在梦里见过
KP野中发在揭示板上的信息回复者寥寥,大家虽然都挺感兴趣的,但是明显没人认出来。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凑近 末广晃 什么符号?
末广晃末广晃 指了指野中给我的纸条上那个符号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解开手上的头巾:诶...这个是不是一模一样???
野中萌野中萌 想起自己刚搬进现在的侦探事务所的时候,随意翻看书架上的书,似乎见到过这个符号。
Photo
野中萌野中萌 想起自己刚搬进现在的侦探事务所的时候,随意翻看书架上的书,似乎见到过这个符号。
KP你想起来,这本书的名字叫做《神秘符号学》,这本书中记载了一个名为智者之星的复杂图案,其中就包含这你们手上的图案。符号学中记载,大智慧慷慨的在无穷的宇宙和维度中教导人民躲避灾祸的办法,你们手上的图案是守护也是牵引,是道标也是锚点,是未知来临之时,弱小而无知的人类可以把握的最后一根稻草。世界终将破灭,看破智者之星的人将以大智慧存续。
KP你想起来,这本书的名字叫做《神秘符号学》,这本书中记载了一个名为智者之星的复杂图案,其中就包含这你们手上的图案。符号学中记载,大智慧慷慨的在无穷的宇宙和维度中教导人民躲避灾祸的办法,你们手上的图案是守护也是牵引,是道标也是锚点,是未知来临之时,弱小而无知的人类可以把握的最后一根稻草。世界终将破灭,看破智者之星的人将以大智慧存续。
野中萌野中萌 在网上搜寻一番智者之星这个关键词
川谷慎一不不不,今早起来忽然出现在我手上的
川谷慎一川谷慎一 解开手上的头巾:诶...这个是不是一模一样???
末广晃末广晃 伸出手臂,把那个符号也给川谷看
末广晃我也是,今天早上起来突然就出现了
川谷慎一我们怕不是卷入了什么神秘事件!
末广晃毫无疑问,是超出常理的情况的了
野中萌野中萌 在网上搜寻一番智者之星这个关键词
KP你搜索到了很多内容,但是没有一个和这个符号相关。
野中萌野中萌 也默不作声地发消息说自己手上也有
末广晃关于这个符号你们在其他地方见过吗?
川谷慎一青叶以前有自身或者周围出现过啥超自然或者异常的行为么?
川谷慎一没有见过..
野中萌野中萌 将回想到de东西发到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