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Meg现在,各种各样的听众们,有请夜谷之声,Cecil Baldwin!
观众观众 欢呼
Cecil木棒和石块能打断你的骨头。这只是木棒和石块能做的很多事情中的一件。欢迎来到夜谷。
Meg听众们,今晚能和你一起播报广播真是太棒了。不管你在哪里听着这电台,不管是缩在你的车里,躲避着低语着你的名字的无脸儿童,还是蜷缩在你的沙发后面,躲避着低语着你的名字的无脸儿童。我现在想欢迎你们大家,欢迎——哦,好吧……我很抱歉,(笑)我们今天一起播报出了点问题了因为,嗯,我刚刚作出这个夸张的欢迎动作,结果不小心碰翻了非常重要的广播设备。但是,你不用在意,一切都好。
Meg 夜谷,我不清楚你们是不是都知道发光云。是的,那朵巨大的发光云两年前来到了我们镇上,并一直对我们的城市降下死去的动物。起初,我很恐惧它。我的意思是,发光云确实有种接管我们的神智的倾向,这让我们说出一些我们在其他情况下不会说出的话,像是:“万岁”,以及“凝视这伟大的云朵”,还有“我五体投地的哭泣着,哦无所不知的云啊!”你知道,诸如此类的东西。
Cecil 或者发光云经过的时候你恰巧正在刷牙,你就得嘴里带着牙膏沫子说所有这些东西,你听起来就像(含混不清)“万岁(含糊)云,万岁(含糊)”,(吐出)然后你会把牙膏沫弄得整个浴室镜子上都是。
Cecil 现在大体上,我们已经习惯了发光云。我的意思是,它是我们社区有活力又有创造力的一份子。它甚至担任了校董事会的董事长,他的工作卓有成效。因为校董事会的其他成员在会议全程都在对着发光云吟唱和赞美。我的意思是它确实有个孩子就读于我们的学校体系,并且发光云从来没有完全摧毁我们的整个城镇,所以——我说不清,大概是个模范市民吧。
Page 1 of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