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DM守卫点名了双胞胎侏儒里面的男性,女盾矮人,和 劳锡安·格莱卡索
DM守卫警告你们“嘿,都安分点。你,你,还有你,出来”
月语夏瓦对加里士,小声,精灵语:如果明天他真的开门,你不准备走吗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心生一计,背对着外面的卓尔扯下自己裤脚一方布料,用泥巴和蘑菇汤虔诚地画了一个简单的日出图案
DM牢门外走来另一个守卫,应该是换班了吧。
劳锡安·格莱卡索[1d20=2 + 3]=5
DM兽人“这手铐要是那么容易打开,我们也不会在这里这么久了吧”
[1d20=4 + 4]=8开锁(物理
磨好燧石看到 加娜 的动作“这玩意不好打开吧?”说着掰了掰手铐
DM骰力量 20DC
DM“啧,差一点点”
磨好燧石看到 加娜 的动作“这玩意不好打开吧?”说着掰了掰手铐
DM[1d20=17 + 2]=19敏捷
DM赌瘾侏儒“手铐啊,看我的”
DM开锁打开手铐需要DC20 敏捷检定。
加娜[1d20=8]=8
加娜加娜 尝试打开自己的手铐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一口气喝完汤,在牢房中找了个地方闭目养神
DM所有卓尔囚徒都带着铁制的奴隶项环和手铐。项环和手铐由一段短铁链相连。这使得俘虏们行动受限,但并不影响他们的移动或速度。
磨着石头,头也不抬“总比什么也不做强”
加娜加娜 观察自己的手铐
加娜反正都是死
DM“至少想办法先把这铐子打开吧”
DM沙里士喝完自己的汤,听完史东的传达,提出异议“我觉得不行,打开门又能怎么样,我们现在这个状态完全就是出去送死”
加娜加娜 观察栅栏是否有松动的地方
坐到角落翻出一颗可以当匕首的燧石细心地打磨锋利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默默地把自己那份喝掉,然后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听完大步走到门口喝掉了自己那份蘑菇汤
加娜加娜 盛了碗蘑菇汤喝了下去
加娜加娜 通过史东的心灵链接把刚刚发生的事通知了狱友
DM说完这些,那个守卫大声的说“快点吃,吃完还要干活去!”
加娜加娜 小心的点点头
DM“那么明天换班的时候我会把门打开,你们自己看着办”
加娜谁不爱自由呢
加娜当然
DM这句话听上去是真的。
特拉沃特拉沃 靠在墙角看着他们..
加娜[1d20=11 + 4]=15他是想真的想帮我们吗?
DM加娜 听见那个卓尔守卫开口低语“如 果我给你从这里逃跑的机会,你会把握吗?”
DM沙里士向 月语夏瓦 表示感谢
月语夏瓦我猜你是因为赌博被送进来的,是吗?
DM“肯定不是啊,赌博我从来没输过”
月语夏瓦我猜你是因为赌博被送进来的,是吗?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观察说完这句话后对方的反应
DM卓尔守卫带着钥匙。你们还认出来,这名卓尔就是女祭司身边两名男性卓尔中一个,脸上和脖子上的伤疤特别明显。
月语夏瓦总之喝汤要紧。月语夏瓦 给自己打了一碗汤,给加里士也带了一碗。
加娜加娜 观察看守身上带没带钥匙
月语夏瓦我猜你是因为赌博被送进来的,是吗?
DM“看吧,我可从来不输赌局”
月语夏瓦用通用语:果然,又是蘑菇汤
DM你们每人有一个泥碗,作为你们的餐具
DM他放下了一个盘子,里面放了一大碗蘑菇汤。然后推进了门内。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看到了看守,立刻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知道暂时不是时候,按捺住怒气,等同行的聪明人做决定。
月语夏瓦依然是小声的精灵语[好吧,加里士,你刚才为什么不跟他们说话呢?你不是也想出去吗?]
DM就在此时,一名卓尔武者走到了牢房前。
加娜被送到魔索布莱可就别想再出去了
加娜谁有什么想法吗
DM在魔索布莱城的分遣队来到前还有数日到一旬的时间。他们 到达后便会把囚徒们带回城里。
DM透过被锁住的大门往外看,可以看到有三个卓尔守卫从绳桥 另一侧倒吊的守卫塔里看守着奴隶围栏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继续跟卓尔用精灵语小声对话[你以前跟外面那些卓尔是一起生活的吗?哦对了,失礼了,我叫月语夏瓦,请问你是…?]
DM“我叫沙里士·柯兹卡利,叫我沙里士就好了”
DM这个哨站一共有19名卓尔,其中2名女祭司,还有十几个泽地熊人,以及数个巨蜘蛛。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继续跟卓尔用精灵语小声对话[你以前跟外面那些卓尔是一起生活的吗?哦对了,失礼了,我叫月语夏瓦,请问你是…?]
DM经过一番交谈,这个地方叫做瓦肯维吾,是一个卓尔的前哨站。关押在这里的囚犯最后将被送往魔索布莱城。
加娜加娜 对鱼人小声地说 「那你是不是还有些"别的"藏起来的东西?」
Photo
DM
Photo
DM
Photo
DM
加娜加娜 小心的观察这名卓尔
DM这名卓尔看上去文质彬彬,丝毫看不出是杀人犯。
加娜加娜 小心的观察这名卓尔
DM虽然卓尔以欺骗为自己的兴趣爱好,但是这次他说的是真心实话,他觉得这次被囚禁在这里是他一生的耻辱。
月语夏瓦[1d20=20 + 5]=25洞悉
所以我们怎么出去?雷饿了!
月语夏瓦我是木精灵,但是我母亲是卓尔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见他们聊的热闹,又走到一边跟牢房里一语不发的卓尔搭话。[你的肤色…让我想起我的母亲。你为什么被他们关进来呢?]
DM“我被控犯下谋杀罪,虽然我自己根本不记得我干过那可怕的事情。”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见他们聊的热闹,又走到一边跟牢房里一语不发的卓尔搭话。[你的肤色…让我想起我的母亲。你为什么被他们关进来呢?]
DM大多数泽地熊人是卓尔的仆从
DM泽地熊人“我也很想出去,我要回到我的国家,夺回我的王位”他用的是精灵语。
加娜也许..你还藏了点别的?
DM加娜相信这侏儒腰缠万贯。
加娜[1d20=1 + 4]=5他说的是不是真话?
DM而且每天只有一顿
的眼睛隐隐泛红
DM“嘿,我可会藏钱了”
月语夏瓦那还用说嘛,每天都是蘑菇汤…
加娜看来卓尔对你查的不严呀
天天都是蘑菇汤!雷要生气了!
DM而且每天只有一顿
加娜原来你手里还有金币
DM这时那个男性地底侏儒发话了“我赌1个金币,今天还是吃蘑菇汤”
天天都是蘑菇汤!雷要生气了!
DM这时那个男性地底侏儒发话了“我赌1个金币,今天还是吃蘑菇汤”
DM守卫从你们门口经过,朝你们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过去。
加娜你有什么办法吗
加娜加娜 在心底默念 「这样也好」
DM史东的声音又传来了,你们似乎语言不通吧。我其实...可以用心灵直接对话,我来传话吧。
你们聪明人想想办法吧,雷可以出力
月语夏瓦尝试小声用精灵语 月语夏瓦 与牢房里的卓尔交谈
所以怎么出去
挠了挠头
劳锡安·格莱卡索正义必将击败邪恶,我们会出去的!
DM你们全体心中有一个声音响起:“我叫史东,是一个蕈人,很高兴和大家做朋友。我想回家”
加娜加娜 在心底默念 「我们每个人都想出去」
加娜加娜 转向鱼人,小声地说 「你怎么看?」
DM“能出去是最好,但是我不想动武。”
DM你们全体心中有一个声音响起:“我叫史东,是一个蕈人,很高兴和大家做朋友。我想回家”
加娜加娜 转向鱼人,小声地说 「你怎么看?」
DM兽人听你们要逃跑,说“还是算了吧,打不过外面这么多守卫的”
我们比他们人多,你不会数数吗
DM鱼人在墙角打坐。
特拉沃我是个工匠,不知道为啥被抓到这里来...你们呢?
不记得,这几天雷一直在做苦力
劳锡安·格莱卡索我从来没到过地下
DM兽人听你们要逃跑,说“还是算了吧,打不过外面这么多守卫的”
月语夏瓦对说话的迪洛矮人使用洞悉
加娜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抓的,大概不会被关到这
特拉沃我是个工匠,不知道为啥被抓到这里来...你们呢?
DM迪洛矮人说道“我叫普皮多,你们有办法出去吗?加我一个”
月语夏瓦用通用语说 我是月语夏瓦,如你们所见是个木精灵
这里吃的太差了,雷想出去
劳锡安·格莱卡索大家好,我叫劳锡安,我想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想想办法出去。
加娜加娜 用精灵语说 「可怜的迷途者们,我是来自地表的加娜」
我是野蛮人雷,如你所见是个熊地精
没什么精神
DM抓来的这几天里面,你们被分组安排做苦工。包括打扫等。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偷偷用精灵语和矮人语和其他牢友交谈
DM牢房阴暗,有一扇铁质大门,大门外有几名卓尔正在巡逻。牢房里面没有任何摆设。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观察环境
DM牢房里面还有的人有,一名男迪洛矮人,一名泽地熊人,一名女盾矮人,一名地底侏儒,一名兽人,一名卓尔,一名寇涛鱼人,一个蕈人,两名地底侏儒双胞胎。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用通用语问:这是哪儿?
DM一个女矮人囚犯回答你“瓦肯维吾”
DM加娜 来这里5天了, 劳锡安·格莱卡索 4天,而 @SleepDown 是2天前被抓进来的。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用通用语问:这是哪儿?
DM月语夏瓦 是7天前
DM 在8天前被抓进了这里
DM牢房里面除了你们几个,还有其他囚犯。
DM抓捕你们的卓尔中有一名残忍的卓尔女祭司。她自称为米兹瑞姆家族的依瓦拉。你们在过去几天里曾见过她几面,她身上罩着丝绸长袍,左右分别被两名男性卓尔簇拥着。其中一位男卓尔其脸上和脖子一侧有一道深深的伤疤。依瓦拉喜欢用手中的长鞭表达自己的意欲,以此随时让你们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已经掌握在她手中。“接受你的命运,学会服从。你,就有可能活下去。”她的话语在你脑海中如回音一般萦绕,反而敦促你计划如何逃离该处。
DM除了这几天在这里寻获的东西之外,你们身上别无他物
DM但你并不孤独。在这远离阳光的地下前哨站,还有其他囚徒和你们关在一起。
DM被卓尔俘虏这种事情大家都不希望发生,但现在却降临到你们身上。你们被锁在一个黑暗的洞穴中。冰凉而沉重的铁铐把你的喉咙和手腕紧紧扣着。
挠头
加娜加娜 上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