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DM剩下在牢房的人被安排处理蘑菇。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假装力不从心,把箱子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想看看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DM箱子里面是各种补给品,主要是弩矢和链甲衫
月语夏瓦假装哭了起来 [哇,我这么柔弱,而且好几天没吃上肉了,哪搬的动嘛]
DM“喂,你家伙在干嘛呢?”兽人还没等卓尔开口,就这么质问 月语夏瓦
DM卓尔守卫呵斥你们赶紧收拾好散落的物资。
DM“是是是,大人,我们立刻收拾”兽人这么回答道
DM“啧,奴才”泽地熊人用精灵语鄙视了兽人。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感激的看了兽人一眼,收起柔弱的样子,赶紧开始收拾散落一地的物资
编绳子的同时还张望一下升降梯通往哪里
DM升降梯下方是洞穴的底部。大约100尺高。
DM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囚犯们完成了工作重新被关押回了牢房。
DM补给品被放在了牢房正对那个钟乳石的房间内。
DM沙里士“刚才你们说要逃跑,有计划了吗?”
加娜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吧
加娜还是想想怎么打开手铐吧
月语夏瓦你以前是住在这里的吧,你熟悉这边的环境吗?
DM沙里士“我住在魔索布莱城,我是逃出来的,然后被抓了就关到了这里”
DM牢房门口出现了3个卓尔身影。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想辨认里面有没有刀疤男的身影
DM中间是女祭司依瓦拉,她身边2个男性卓尔武者,其中一人带有明显刀疤,就是刚才那个。
DM依瓦拉“听说刚才有人弄脏了我们这里的补给品,是谁啊?”
月语夏瓦假哭起来:是我,呜呜
DM依瓦拉示意身边两名武者将 月语夏瓦 抓出牢房。
DM女盾矮人“我们那么多天都没吃饱饭了,当然没力气了,你自己怎么不去搬”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加入了声讨的行列
DM依瓦拉“哦?看来你火气不小啊?”
DM卓尔武者改为将女盾矮人拉出了牢房。
劳锡安·格莱卡索住手!
“吃不饱当然没力气啊” 也在接茬
DM依瓦拉“地面来的矮人,哎呀,我真不喜欢。”
加娜加娜 小心的观察刀疤脸对祭司的态度
月语夏瓦我这么柔弱,摔了箱子很正常啊,纯属安排工作不当,balabala
加娜加娜 小心的观察刀疤脸对祭司的态度
DM刀疤脸毕恭毕敬站在祭司身边。
DM依瓦拉 “把这个顶嘴的矮人丢下去喂蜘蛛吧,我的乖乖们也饿了。”
DM“卑鄙之徒,早晚有一天你会得到报应的!”
DM女矮人被捆起来丢了下去,下面蛛网上盘踞的蜘蛛迅速的吞噬了矮人。没有留下任何骸骨。
暗中握紧了拳头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暗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DM“呵呵呵,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呢”依瓦拉笑着转身走回了她的房间。
DM史东“刚才艾德思让我转达,希望 劳锡安·格莱卡索 如果能回到地面的话,一定将她的命运带回刚特格瑞姆”
DM兽人可能是囚犯里面最开心的一个了,他不屑的说“活着多好,不过就是出去了,她也会死在我的手里”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默默地把艾德思的遗愿记在心中
DM瓦肯维吾很快的恢复了平静,刚才的惨剧就好像日常一般。
DM牢房里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
月语夏瓦仍然倒在地上,已经分不出是假哭还是真哭的月语夏瓦 默默以自己的白瞳起誓,终将手刃依瓦拉,为替自己冤死的矮人报仇
Photo
DM
DM依瓦拉形象
DM艾德思来自刚特格瑞姆。她有着高尚的灵魂并对自己先祖与同胞为古老矮人王国开疆扩土感到无比自豪。她本身是一个斥候,并建议以刚特格瑞姆为最终逃脱的目的地。
DM她本身十分痛恨卓尔和任何“堕落的原住民”
DM由于矮人和兽人的战争,所以她和伦特也处不好。
DM史东是个被沙里士俘虏的蕈人幼体。他孤独一人,又受了惊吓,现在只想回到无光林地的家。
DM虽然在地底世界没有白天黑夜,但是你们任然感到疲惫。3名卓尔守卫在牢房对面的看守塔里面执勤。
DM囚犯们各自找了块小地方,或躺或坐,开始休息。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沿着牢房的内壁摸了一圈,想寻找墙壁上可以使用的物品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沿着牢房的内壁摸了一圈,想寻找墙壁上可以使用的物品
DM地板是泥地,其他一无所获
DM长话短说
DM在黑暗中,囚犯们都进入了熟睡/出神状态。唯独一人辗转反侧。
DM她紧闭双眼,双臂紧抱自己。只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无尽的地道迷宫之中,反复的左左右右找不到出路,背后是一些移动的黑影向自己伸出了手。
DM远处巨大的咆哮声逐渐接近,最后 月语夏瓦 在噩梦中惊醒。
DM长休结束了,你们都醒了
嘟囔着“没有早餐”
加娜加娜 伸了个懒腰「又是糟糕的一天」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迎着想象中晨曦的方向做早课
DM地底侏儒兄妹在墙壁上刻画日期。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默默地起身,决定暂时隐瞒深夜咆哮的事情
DM此时,门口走过来一个卓尔,你们通过他手持的粘球法杖认出了,他是依瓦拉的新姘头。
蹲在牢房里侧闭目休息,默默等待出门的时机
DM他站在牢房前,一边轻拍手里的法杖,一边端详你们的状态。
DM然后他反身走向了看守塔,交代了守卫几句,然后离开了。
DM过了大约15分钟,一个守卫从看守塔里面出来,走到了牢笼前,对你们宣布“今天的食物只有一半的人能吃到”
特拉沃特拉沃 挤到门前等抢食物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尝试说服看守提供全额的食物
DM然后一名泽地熊人将一个盘子,推进了牢房。蘑菇汤的分量明显比昨天少了很多。
特拉沃特拉沃 赶紧捞一份到墙角先吃上
月语夏瓦看守大哥你看,我们本来就吃得少,再没得吃,都没人有力气干活啦
DM兽人伦特毫不客气的挤开门口的你们,盛了2人份的汤到自己碗里。
月语夏瓦[1d20=7]=7+3说服
DM兽人伦特毫不客气的挤开门口的你们,盛了2人份的汤到自己碗里。
用蛮力抢伦特的碗“给我放下”
DM骰力量对抗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见说服不了看守,赶紧打了一碗汤先端给加里士
加娜加娜 试图协助雷
DM[1d20=12 + 3]=15伦特力量对抗
[max 2d20={1, 6} + 4]=10力量抢伦特的碗
DM伦特把雷一把推倒在地,“还想打架么?力气大的人自然吃得多”
月语夏瓦你们不要打了啦
劳锡安·格莱卡索[1d20=2 + 6]=8(说服
月语夏瓦他们就是想让我们自乱阵脚
双目充血,毛发倒立,肌肉涨起,进入了狂暴
月语夏瓦本来大家就没什么体力,再打个架,更没得逃了啦
DM坐在旁边的蒂伦朵亲王站起来说了,“你这个没教养的兽人,放下那碗!”
DM“你们还想逃?”门口的卓尔守卫耳朵可尖了
月语夏瓦守卫大哥你听错啦
劳锡安·格莱卡索[1d20=9 + 4]=13欺瞒
DM伦特见苗头不对,赶紧放下泥碗,放下之前,把一大半已经倒入了自己的肚子。
月语夏瓦我是说,有桃子吃就好啦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试图说服守卫听错了
特拉沃特拉沃 悄眯眯的在角落里喝着汤,看着眼前的闹剧
DM“好……好……,碗给你们……”伦特一边咽下蘑菇汤,一边说
月语夏瓦加里士见情况不对,赶紧用还剩一半的汤堵住了月语夏瓦 的嘴,对守卫歉意一笑
DM门口的卓尔守卫摆弄着手里的手弩,观察着牢房内的情形,
DM“赶紧吃,别废话,一会儿还要干活”
月语夏瓦啊…嗯…全部…进去了啦,你好粗暴啊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咽下蘑菇汤,试图对加里士撒娇,但是加里士完全不为所动
怒气未消,打伦特一顿
月语夏瓦你们不要再打啦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把自己份的蘑菇汤匀了些给抢不到的侏儒双胞胎和蕈人娃娃
谨慎地走位让伦特把后背暴露给守卫
[1d20=8 + 6]=14徒手伤害[1d4=3 + 4]=7
DM伦特被雷狠狠的揍了一拳,他痛苦的捂着肚子跪在地上,开始打滚。
特拉沃特拉沃 悄声说,诶,你们别打了,警卫还盯着呢,小心吃弩矢
DM“又怎么啦?!今天还惹事?那么想喂蜘蛛啊?
他抢!别人没力气干活!有力气才能干活!
DM守卫和囚犯的吵闹声引来了另一位卓尔守卫,是“刀疤”
DM“你去吧,这里我看着”他把刚才那位守卫支走了。
DM“嘿,你们两个,放聪明点”刀疤警告你们。“把盘子推出来”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乖巧地把帮他们两个把盘子推出去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知道了刀疤可能有话要说,主动帮忙拿盘子凑过去
退回角落,趁着狂暴还未结束,背对牢房门试图悄悄挣脱枷锁。
DM刀疤从门下面取走了盘子,拍了拍门锁。然后走远了。
加娜加娜 小心的凑到门口,检查门锁的状态
[max 2d20={12, 2} + 4]=16力量挣脱枷锁
加娜加娜 小心的凑到门口,检查门锁的状态
DM门锁已经打开,牢门虚掩着。
加娜加娜 观察附近的情况
DM对面看守塔里面3个守卫负责执勤
加娜加娜 在心灵链接中对其他人说「门开了,我们要出发了」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尝试寻找守卫监视的空隙
没能挣脱枷锁,显得沮丧。
DM蒂伦多亲王“真没用,把你的手铐放地上,看我的”
DM蒂伦多亲王用他的爪子尝试破坏手铐。
DM[max 2d20={8, 15} + 5]=20
DM手铐被利爪粉碎成了两半。
月语夏瓦月语夏瓦 尝试寻找守卫监视的空隙
DM你发现守卫们有时候闲聊谈笑,有时候在玩骰子游戏。
沉默了一下,对蒂朵亲王道了谢。
DM“现在你帮我打开我的,我的利爪可够不到我自己的手铐”
加娜加娜 协助雷
我试试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协助 雷
[max 2d20={7, 13} + 4]=17解开蒂朵亲王的手铐
DM“哎”亲王摇摇头“力气真小”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向雷说道:换你帮我试试?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向雷说道:换你帮我试试?
DM吉米佳“当然是我来啦”
劳锡安·格莱卡索[max 2d20={16, 10} + 3]=19力量
DM吉米佳从兜里掏出一个简易的盗贼工具,对亲王的手铐尝试开锁。
DM[max 2d20={14, 11} + 5]=19开锁
DM噶几一声,亲王的手铐开了。“看吧,我这牙签可厉害了”
DM[max 2d20={15, 15} + 5]=20给所有人开锁
DM吉米佳得意的炫耀自己的技术,一眨眼功夫,囚犯们的手铐全被打开了。
加娜加娜 对其他人在心灵链接中说「该走了,时间可不等人」
劳锡安·格莱卡索劳锡安·格莱卡索 保留着手铐当做简易武器
DM各显神通,囚犯们也把自己的颈环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