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小女孩还在那里睡觉,手上抱着布偶。
Unknown_3Unknown_3 呼叫空姐
KP[Hided]
KP又一位空姐来到了你跟前:「女士有什么需要吗?」
Unknown_3 你知道刚才有一位先生叫了医生吗?
空姐并没有这种事吧
空姐 如果有这种事我肯定会知道的
Unknown_3 没有吗,他还要了担架呢
空姐空姐 微笑
空姐 没有的
KP[Hided]
KP你觉得她的表情很自然。
Unknown_3 那好吧。能给我一杯水吗
KP她给了你一杯水。
KP你觉得想尿尿。
Unknown_3Unknown_3 在意幻觉中的女孩。刚才就打算摇过Unknown_1之后去摇她的
Unknown_3Unknown_3 所以继续这个计划
Unknown_3Unknown_3 去小女孩的座位
KP那个给你水的空姐幽灵般地出现在你身旁:「可是你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Unknown_3 她,什么她?
KP那个给你水的空姐幽灵般地出现在你身旁:「可是你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KP她平淡地用职业般地语气说着,就和你问她要水的时候一样应对。
KP空姐什么都没说,微笑地看着你。
KP[Hided]
KP然后她的身体中爆裂开来,不合常理地钻出一只巨大的怪物,整个怪物几乎就是一张巨嘴,巨嘴开合往你这边噬咬过来。
KP[Hided]
KP你身后是厕所。
KP与此同时的乘客都像看到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盯着你们这里哄堂大笑。
Unknown_3 这这这难道是幻觉吗
Unknown_3Unknown_3 把手里的水浇在自己头上
KP冷水浇头,你醒了过来。这次你发现自己就是那位空姐。
Unknown_3Unknown_3 看看机舱后面有担架不
KP没有
Unknown_3Unknown_3 想:难道我还没醒来,还是说最开始的才是梦。
Unknown_3Unknown_3 感觉自己周遭的一切都失去了实感
KP1/1d8
Unknown_4[1d20=9]=9
Unknown_4[1d100=74]=74
Unknown_4[1d8=5]=5
Unknown_4[1d100=45]=45
Photo
KP
KP你再也无法忍耐了,你不顾一切地想要接近那位小女孩,你觉得她是一切的关键,必须要…回到她身边。
Unknown_4Unknown_4 回想之前的几次跳跃,只有那位小女孩一直没有变。不由自主地觉得她是唯一能给自己带来实感的东西
Unknown_4Unknown_4 从心底里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她
Unknown_4Unknown_4 去看看小女孩还在不在
KP她还在那里,不过她旁边坐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最初的「你」。
Unknown_4Unknown_4 看看 unknown_1 是什么状况
KP正拿笔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Unknown_4Unknown_4 走过去
KP那个曾经是你的男人看了你一眼,合上了本子,然后并没有干什么特别的事情。
KP就好像你只是个空姐
Unknown_4Unknown_4 抓住他的肩膀。
Unknown_4Unknown_4 隐约觉得他在写的东西很重要,不过
男人你,干什么
Unknown_4Unknown_4 把他拽到身后
Unknown_4Unknown_4 ...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KP他强硬地不被你拽
Unknown_4 给我让开!
KP他注意到你的动作,并且还有你的目光:「你是谁,要对小静做什么!」
KP声音惊动了别的空乘,他们正向你跑来。
KP很奇异的是,即使这样,那个小女孩还是抱着布偶在那熟睡着。
KP力量对抗
Unknown_4[1d100=48]=48
KP[Hided]
KP你成功把那个曾经的你从椅子上拽了出去
KP闻讯而来的男性空乘即将到你的位置
KP你现在怎么做。
Unknown_4Unknown_4 扑到女孩身上一把把她抱住
Unknown_4Unknown_4 用脸蹭她
Unknown_4 救救我,救救我吧
KP「已经疯了呢」你听到小女孩的声音,但是是无数同样的声音的交叠。
KP「真是麻烦」
KP你发现四周所有乘客都变成那位小女孩了。
KP包括正在赶来的保安
KP而你怀里的那位张开了眼睛
Unknown_4Unknown_4 感觉自己像在天堂里一样
KP她抱着布偶问:「你是……谁?」
Unknown_4 我...不知道
Unknown_4[1d100=31]=31
KP你想起自己唯一确定的身份是她的舅舅,尽管那位舅舅刚刚被自己扯到身后。
Unknown_4Unknown_4 想起笔记本的内容
Unknown_4 我可能大概是...你舅舅?
KP周身的那些小女孩却仍然在齐声说:「你不是空乘小姐吗?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别来烦我们了」
Unknown_4 我不听,我不听
KP而怀里的那位把布偶抓得更紧了:「可能大概?」
Unknown_4Unknown_4 贴着小女孩使劲摇头
KP而怀里的那位把布偶抓得更紧了:「可能大概?」
Unknown_4 我是!我就是!不要丢下我不管啊
Unknown_4Unknown_4 哭了起来
Unknown_4Unknown_4 眼泪鼻涕都粘在小女孩衣服上了
KP怀里的小女孩似乎并不介意你的鼻涕眼泪,但是她摇了摇头,她说:「小玲说你只是发了疯的路人大姐姐。」她目光看向自己怀里的布偶。
Unknown_4 别,别相信它说的话
Unknown_4 相信我
Unknown_4Unknown_4 觉得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KP在你周围,所有别的小女孩都变成了哪个布偶,布偶流着红红的眼泪,像血一样朝小静那边说:「我们可是朋友,要相信朋友啊」
KP 但是小女孩只看了一眼,然后看向你,问:「为什么我不相信小静相信大姐姐你呢?」
Unknown_4 别相信她!这都是幻觉,等我们下了飞机就带你去看病。
KP现在发展下去的结局是
KP你被飞机的颠簸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变回了最初那个人,身边小女孩在和她身前的布偶说话,你想要去和她攀谈,但是她根本不认识你,你不顾一切地要证明自己是她舅舅或者什么。但这惊动了空乘人员。他们确认你们不是一起的乘客。并且觉得你是发疯了。最后你被送到精神病院一段时间,在那里你会想起了你是谁,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觉得这场经历就是一次罕见的精神错乱。最后埋在心底。
KP在这里说服她是靠质疑布偶的身份,就像布偶一直在质疑你的身份一样。
KP笔记里有一句「这个布偶不是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手里。」是说服的关键。
KP成功的话。你就是她的舅舅了,你们一起下飞机,布偶则留在了飞机上。当你们下飞机了以后,你们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围住了。他们身上有奇怪的 LOGO
KP是 SCP 基金会的 LOGO,告诉你你其实不是她的舅舅,而是他们的一员。
Unknown_4Unknown_4 想不到怎么反驳玩偶,气急之下一把从女孩手里把它抢过来
KP是 SCP 基金会的 LOGO,告诉你你其实不是她的舅舅,而是他们的一员。
KP这些自称 SCP 基金会的特工的人,说这位女孩和布偶在一起的时候有扭曲现实的能力,但这能力要通过周围人是如何「认为」的来激发。所以清除了你的记忆并且留下线索。
KP这些自称 SCP 基金会的特工的人,说这位女孩和布偶在一起的时候有扭曲现实的能力,但这能力要通过周围人是如何「认为」的来激发。所以清除了你的记忆并且留下线索。
KP那个笔记本,还有厕所的字条,都是那些特工预先安排的,就是为了让你相信他们为你准备的这个舅舅的身份,好执行任务。
KP你在吃安眠药和消除记忆前喝了大量水,诱导你上厕所。
Page 1 of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