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 曹均是在战争中出生的,但是她对战争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她只记得自己刚懂事的时候每隔几天就要跟着父母躲进防空洞里去。小小年级的她并不觉得害怕,反而听着外面传来的各种声音,想象着外面在发生着什么。 这样的生活重复着,直到有一回,她被人带到防空洞里躲了好久好久。一周,一个月,两个月,她也记不清到底过了几天了,也一直没有见到父母。等到她终于被带出防空洞的时候,外面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样子了。 之后,她做记者的养父收养,生活到现在。现在在养父手下帮他做一些收集整理消息的工作,也学习了一些无线电设备使用和修理的技术。在有人想离开聚落探险的时候,会用自己的无线电技术为他们提供通讯,借此赚一点钱。 王守义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瘦弱男孩,因为父母忙于工作而对他管教不周,让他就染上了小偷小摸的习惯。不过他最近发现了一个更赚钱的工作——去聚落外面的废墟中搜刮废弃的材料。
KP 为了保证随时能联系上后援,王守义找到了懂无线电的曹均
KP 现在你们正准备外出去废墟中。
王守义去废墟之前我回想了一下之前去废墟的时候那里有没有什么危险,并且带上了一个打火机
王守义6558成功
王守义 曹姐,这次就拜托你多关照了
曹均你小子尽一天瞎折腾
曹均曹均 随意地打了王守义一下,然后检查随身装备
王守义唉,你也知道,这世道为了活下来,啥都得干
KP 王守义记得去的路上路面环境非常糟糕,各种建筑都有倒塌的危险。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曹均无奈地叹了口气
王守义去的路上请一定小心哦,我记得路可不太好走
曹均行,这次跟着你混
KP 曹均调整了一下无线电收发器,确认能联系上王守义的同伴之后,你们就出发了。
王守义这个废墟距离聚落有多远?
KP 出了聚落,外面就是废墟了。不过里聚落近的地方基本都被搜刮光了。王守义知道,要找到有价值的东西,起码要走上一个多小时
王守义我们小心的出发了
曹均跟着王守义走
王守义1079失败
曹均3534成功
KP 王守义领着曹均走在前面,走着走着,发现自己在原地打圈子,又回到了离聚落不远的地方。
KP 其实他们一起出去的时候,总是曹均在前面带的路。
王守义咦,曹姐……方向好像不太对
曹均曹均 发现王守义一直在原地打圈,无奈地一把拉住他:你大概描述一下你上次去的地方和走过的方,我看看我有印象没。
王守义那个废墟原来有那么难找吗^
王守义我描述了一番
曹均曹均 仔细思索一番,然后根据自己平时外出的记忆,大概猜到目的地的方向。
王守义跟着曹姐走吧
曹均来,十三香,走这边
王守义走了走了
KP 你们在废墟之间前进着
曹均然后到目的地了吗
曹均4066失败
KP 你们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曹均发现无线电开始联系不上了
王守义嗯?问题大吗?需不需要我来帮忙看看?
曹均曹均 把无线电通讯器给王守义看
王守义2553失败
王守义看了看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把无线电递还给了嘈均
KP 王守义没看出什么问题
王守义不好意思,好像不在我的知识范围内了……曹姐你觉得咱还继续往前走吗?
曹均都到这个份上了,你就这么打道回府,你甘心吗?至于通信器,我们等会再看看吧
王守义我们已经走了很远了吗?
KP 两人已经走了大概半个小时了
王守义好像没有走太远,怎么说呢,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之前我和其他人路过这儿的时候,似乎并没有遇到过在这条路上失去联系的事情
王守义不然咱往回走一点,看看是机器的问题,还是地方的问题吧?
曹均有道理,还是谨慎点好。
曹均曹均 拿出绷带,撕了一截绑在一颗树上做了个标记
王守义于是我们决定王辉走个大概十分钟的路程,一路上调试一下无线电
王守义于是我们决定王辉走个大概十分钟的路程,一路上调试一下无线电
王守义edit于是我们决定往回走个大概十分钟的路程,一路上调试一下无线电
KP 你们开始往回走。
KP 走出大概五分钟之后,无线电重新连上了
王守义这可奇了怪了……
王守义申请投知识,希望想起无线电信号一般会因为什么问题中断
曹均感觉不太对,目前的路线跟你上次走的一样吗?
曹均我想再次检查一下无线电通讯器
KP 曹均知道,无线电信号的强弱可以收到很多环境因素的影响,有时候天气变化也能让无线电中断
曹均感觉不太对,目前的路线跟你上次走的一样吗?
王守义我可以灵感吗
曹均402极难成功
KP 曹均没有发现通讯器有什么问题,不过摆弄了一番天线之后,信号变强了不少。
KP 虽然如此,再往前走的话能不能维持通讯也说不准
王守义1073失败
KP 王守义完全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
王守义抱歉曹姐,我确实不怎么记路,这儿是哪儿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王守义所以咱是继续过去还是叫两个弟兄一起去?总感觉路上可能会有什么危险……
曹均可以,顺便我回去也找人问问,有其他人去过那个方向没
王守义好的,我们开始往回走
KP 你们花了三十分钟走回聚落
曹均曹均 一边回去的路上一边找合适的树木,用绷带做标记
曹均曹均 回到聚落后跟王守义暂时分开,我去找其他的经常外出的人,打听消息
王守义王守义 跟之前和我一起去的同伴详细的问清楚了之前去废墟的路,让他画了地图,并问他能不能一同前往
KP 王守义的同伴今天有别的事要做
曹均那我有打听到什么消息吗
KP 曹均打听到曾经有人走过那个方向,并没有遇到什么。但是除了曹均也没有带着无线电走过。
曹均曹均 塞给那个大哥半包烟,这样,大哥,小弟有点事要去那边一趟,但是路线不是很熟悉。能麻烦您带个路不
KP 那人看了看烟「好吧好吧。不过送你们到我就要回来」
曹均那肯定的,我们办完事也要回来的啊
曹均曹均 带着带路大哥,去找王守义
王守义我们合流之后,再次向废墟走去
KP 你们沿着曹均做的记号,很顺利地走到了之前折返的地方
KP 再往前走一点,无线电又断了。
曹均索性不关注于无线电,问王守义和带路大哥接下来怎么走
KP 于是带路大哥带着头,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其他麻烦。你们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曹均曹均 一边走一边还是拿小工具和绷带做标记。
KP 现在离最开始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
KP 你们到达了目的地
KP 眼尖的王守义立刻注意到旁边一间小屋前面堆着的一大堆废铁。看上去可能很值钱。
曹均拿出无线电看一下能用吗?
KP 无线电里现在只有白噪音
王守义我估计了一下这堆废铁我那在身上还能不能走动路
KP 王守义觉得自己能不能背起那堆废铁都是问题
曹均收起无线电,然后观察一下除了那堆废铁,这里还有什么
王守义那就暂时无视,我想找一些能够轻松带走的价值更高的东西,废铁不是特别称心
王守义不过还是记下位置,之后再来回收
KP 废铁堆在一间平房的外面。平房的门已经被什么破坏了。
KP 带路大哥回去了
王守义我能够看到废墟的全貌吗,大概是一片平房还是一片高楼?是被炸弹炸毁的那种废墟吗?
KP 这件平房被树包围着。不过,根据你们一路上看到的,这应该是一片平房中的一间。
KP 平房很破败,不过看不出受到战火袭击的痕迹
曹均感觉这边没有什么现在有人居住的痕迹啊,王守义你完事了吗?
王守义我在那间房子的门口/窗口探了一眼,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曹均啧,你这财迷。
王守义姐,咱不是来做慈善啊
曹均得了得了,我为你了半包烟都搭进去了,没点收获亏死了。
王守义咦,曹姐你说你那半包烟给我多好
曹均曹均 走到王守义身边,掐了他一下:你小子按原来的说法还不能抽烟。我们利索点,干完了早点回去。
王守义疼疼疼疼疼
曹均嘘,先看看屋里啥情况。
KP 进门是一个客厅。
KP 客厅里放着一张客桌,一旁的有一张散了架的椅子。房间的一侧有一扇窗户,窗户旁边有一块和窗户差不多大的木板,窗户外面都是树。
KP 窗户一旁靠墙的地方有一个柜子。窗户下面装着烂掉大半的取暖器
KP 四周的墙上都有泡过水的痕迹。
KP 不过你们知道这里发个大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KP 客厅连着三个房间,两个在大门对面,一个在窗户对面
KP 客厅里面没有人
王守义曹姐,走吧,这房子泡过水了,有什么值钱的零件可能也没得用了,不如去找个什么百货大楼之类的地方,估计更能捞点能用的东西
曹均等下,这里之前应该有人住过,我看看这有什么书之类的东西没。
王守义咕咕囔囔的姑且接受下来,跟曹姐一起进门了
曹均曹均 走向窗边,观察一下窗户附近,翻找一下窗边的柜子里有什么东西
KP 你们刚一进门,一个人影突然从里面的一个房间里跳出来。
KP 那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的手里拿着一支手枪。
王守义拉着曹姐马上退出门外
张翰文张翰文 跳了出来,举着手枪,喊道:站住
张翰文你们是谁,为什么在这个地方
高明高明 并不打算和 张翰文 一起跳出去
曹均跟着王守义往后退,手摸到手枪,但是不拿出来
王守义王守义 小声啧了一声,暗骂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这破地方都能遇见人
曹均 。这位先生,请先把枪收起来。我们只是偶然路过这里。如有冒犯,我们现在就走。
KP 两伙人来自两个不同的聚落,所以以前并没有见过面
张翰文 那好,你们走吧,请不要尝试其他的动作
张翰文真是的,废墟里面还真能遇见人,今天到底什么日子
王守义拉着曹姐去找其他屋子
曹均跟着王守义走了,同时警惕地往回看。
KP 王守义和曹均找到了其他的屋子,搜刮了东西之后回到聚落已经晚上了,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KP 高明躲在房间里,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
高明高明 听外面动静似乎人跑了,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KP 高明现在勉强能看清房间里面。
张翰文张翰文 确认一下那两个人走远了没有,去找高明
KP 这似乎是一间书房,里面摆着一张书桌。桌上堆满了书和纸张。一面墙壁整个都是书架。
KP 通往客厅的门对面还有另一扇关着的门
KP 高明能闻到淡淡的腥味。
高明高明 用力吸口气,找找腥味来源
KP 靠近里面的门边腥味似乎更浓一点
高明高明 有点小害怕,等 张翰文 回来一起
张翰文高明,你闻到什么了吗
张翰文刚才那两个人已经走了,这什么味道,感觉怪怪的
高明哥,你真威风,话说你打过人么? 挺腥的..
高明高明 看到 张翰文 回来,心里踏实了点
高明我们要不要再把窗户打开?
张翰文开吧开吧,这味道真够窒息的
KP 书房的窗户也被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