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地下城主DR 1489,战姬之年。现在是这一年的第五个月,融雪之月,时节正是初春。凛冬寒气的余威正在逐渐消散。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比严冬多了不少。
地下城主这里是北地冠冕、被称为辉煌之城的深水城。连年的剧变把整个费伦折腾不轻,深水城也丢掉了最繁华城市的头衔,但近年波澜渐平,国度又在孕育着生机,深水城亦是如此。宽敞的砖石街道两旁遍布着不同文化不同风格的建筑。
地下城主这里是北地冠冕、被称为辉煌之城的深水城。连年的剧变把整个费伦折腾不轻,深水城也丢掉了最繁华城市的头衔,但近年波澜渐平,国度又在孕育着生机,深水城亦是如此。宽敞的砖石街道两旁遍布着不同文化不同风格的建筑。
地下城主前几天才过了绿草节,祭典的余韵还回荡在这座繁华的城市街头巷尾。比如说在冒险者间很受欢迎的门户洞开酒馆里,作为青草节装饰的花环依然簇拥在酒馆各个角落,可惜它们散发的清香却被酒气掩盖。
地下城主即使尚处午后,宽敞的酒馆也没什么称得上采光的设计,但是墙上的提灯和桌上明亮的蜡烛还是带来了温暖舒适又亲密的氛围。如果忽略中心巨大的深井——通往 Undermountain 的入口——的话,这里还真是普通到随处可见,朴素又温馨的酒馆。
地下城主你们围坐在一张结实的木桌旁,蜡烛摇曳着。桌上摆满了喝了一半的酒杯,除此之外还铺陈着诸多小纸片,这是北地最近流行起来的游戏「昆特牌」,也是你们相互认识的契机。
地下城主虽然种族不同,道路不同,但是同为初来乍到深水城的旅人,你们在相处中也臭味相投,闲谈中也会提到,不如作为一队冒险者投身于冒险这一很有前途的事业中。对你们来说,冒险似乎就差一个契机了。
地下城主离你们三张桌子远的年轻吟游诗人不成调子的弹着琴,哼唱词儿。即使在酒馆的一片嘈杂中它滑稽而不着调的演奏也让人印象深刻——不好的那种。
地下城主一般管他叫「三弦」,一开始只是酒客在埋汰他破旧的鲁特琴只有三根弦,但他对这个绰号也笑纳了。有时三弦也会来和你们玩玩牌,尽管他的歌不怎么样,但是牌技却是极顶尖的。每次坐下来都会把你们打得丢盔弃甲,最后带着欠揍的笑容啜着从你们这里赢得的葡萄酒大摇大摆地离去。
地下城主「一个冒险者啊来到地下城,每天都会打死一打的地精;两个冒险者啊,来到地下城,每天都会打死两打的骷髅;今天杀一打啊 明天杀两打啊……五个冒险者啊来到地下城,碰到龙全死光光」这就是三弦难以恭维的演奏了。
地下城主扯淡的曲子也算这人的标配了。同为吟游诗人的 Olivia 对于这位三弦,时不时有「我行我上」的念头闪过。
地下城主Olivia 请进行表演检定
地下城主DC15
Olivia[1d20=4]=4
地下城主Olivia 觉得自己完全是比三弦更厉害的吟游诗人
地下城主你们现在有什么想做的吗?还是就继续喝酒闲聊呢
Parlias这个巨大的深井让我觉得非常着迷,有想要探头看看的欲望
OliviaOlivia 回想自己知不知道关于这座井的故事
OliviaOlivia 回想自己知不知道关于这座井的故事
地下城主这深井就是这酒店的特色,你们都知道它通向深水城地下一个巨大而有危险的地下城 Undermountain
地下城主不少冒险者从这里出发试图建功立业,虽然他们大多下去了就再也没了音讯。
地下城主就在此时一队闹哄哄的冒险者进门来,他们全副武装,背包塞得鼓鼓囊囊的。他们一进来就直奔深井起落的平台。吧台后优哉游哉擦着杯子的酒馆老板看到他们这阵势,没好气地朝他们说:「你们这帮菜鸟也要下 Undermountain?是送货上门吗。」
AnderAnder 询问店主:“最近有人从这口井里回来过吗?”
OliviaOlivia 观察这些冒险者
OliviaOlivia 观察这些冒险者
地下城主领头的那人一副野蛮人的粗旷打扮,手脚还纹了张牙舞抓的怪物纹身。他豪气地笑着:「今天西德只是无名小卒,总有一天,西德就是传奇!」说完还往吧台丢去一钱袋:「今天就请大家喝一杯,日后诸位就是我西德传奇的见证了!」
AnderAnder 询问店主:“最近有人从这口井里回来过吗?”
地下城主这位名叫 Durnan 的酒吧老板一边随手接过钱袋,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应你:「好像有吧,我也记不大清楚了,至少不会是这种菜鸟」
Olivia嘿,不要这样说!所有伟大的冒险者都曾是菜鸟!
Paco Foghorn(看着桌子)你们几个有下去过吗
Parlias谁知道呢?也许马上就又要下去了
Olivia嘿,不要这样说!所有伟大的冒险者都曾是菜鸟!
地下城主他抬头看了你一眼,说「更多的都是怪物的晚餐」。
地下城主酒保兼店主 Durnan 不再理你们,他打开钱袋看了一眼,吹了声口哨,便喊名叫伯妮的女招待给客人们上酒。与此同时那帮冒险者也热热闹闹地用平台的滑轮组下潜进入传说中的地下城 Undermountain。
Olivia你们猜猜他们会不会回来?我赌1个金币,他们能回来。
Parlias超过 64.5% 的几率回不来。
Olivia你们猜猜他们会不会回来?我赌1个金币,他们能回来。
地下城主「好啊」Durnan 懒洋洋笑着
地下城主「嗨,四位」酒店女招待,一个叫伯妮的漂亮妹子平稳地端着托盘走向你们,托盘上大杯啤酒摆得满满的。「每桌只有一杯,你们谁要?想必是」目光打转,然后投向安德·暴风:「从·来·不·喝·酒的法师先生?」
Ander当然
地下城主体质检定 DC10 失败喝醉
OliviaOlivia 吹声口哨 “真受欢迎!”
Ander[1d20=5 + 2]=7
Ander[1d20=5 + 2]=7
地下城主Ander 醉了
地下城主他开始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法师,而是一个强壮的,强壮的,强壮的半兽人!
地下城主随着时间推移,酒馆愈发吵闹起来,充斥着赌徒们的嚎叫和烂醉的冒险者们吼叫般的歌声。这里也包括 Ander 的。
地下城主邻桌好像在聊着最近无冬城那边近日的轶闻,说有个黑暗精灵试图霸占一个传说中的矿井,结果他的阴谋被一队冒险者挫败的故事。正说到冒险者中那位法师被哥布林一箭射昏迷那段时。
AnderAnder 使用“次级幻象”狮子的吼声
AnderAnder 使用“次级幻象”狮子的吼声
地下城主狮子的吼声响彻了整层酒馆,以至于吵闹的酒馆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地下城主伯妮上来用长棍面包不轻不重地敲了 Ander 一下。
Olivia啊 我懂的,我懂的。这是一段崭新恋情的开始!
ParliasParlias 撇开眼神煽动耳朵,装作自己从未认识过这个人
OliviaOlivia 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人
Photo
地下城主门户洞开酒馆一景,启程的冒险者
地下城主就在这时,一声怒吼突然击穿了酒馆愈发热闹的气氛:
地下城主「草你祖宗十八代!敢杀老子的兄弟!」
地下城主砰的一声,你们看到一位女半兽人被一个光头男一拳打得飞了出去。他剃得锃亮的光脑壳上覆盖着巨大的纹身,纹身看上去是眼睛的形状。在他身后站着四个人,摩拳擦掌地准备随时加入战斗。
Photo
地下城主多元宇宙所有酒馆的一景:酒馆斗殴
地下城主那个半兽人迅速站起了身,掰了掰她手上的骨节,发出了一声低吼,猛地扑向那个纹身男子——但在你们能够看到有没有鲜血溅出之前,看热闹的人群就围住了他们,挡住了你们的视线。那么,你们要怎么做?
OliviaOlivia 试图推开人群走到最前面
ParliasParlias 端坐不动,冷眼注视着其他人
Paco FoghornPaco Foghorn 摸了摸腰上的刀,继续坐着喝酒
Paco FoghornPaco Foghorn 心里想,人多的地方就是麻烦
地下城主人群被你推挤开来,你看到那位半兽人女性虽然是后手,但是壮实的肌肉和凶猛的动作让她更胜一筹。
OliviaOlivia 大声问老板需不需要制止他们
AnderAnder 对他们大喊:「别打架了,喝酒!喝酒!」
地下城主在你们大喊的同时,那位光头男正好被半兽人给打晕。
地下城主Durnan 大吼:「出去!」
ParliasParlias 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种充满了低等生物的野蛮暴力的地方
Paco Foghorn这个人还挺能打的
地下城主那些小弟抬着昏迷的老大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地下城主随后那个女半兽人瞪了 Durnan 一眼,也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地下城主而在街道之外,抬着昏迷的光头的人和那位半兽人像是井水不犯河水一样什么都没发生。
OliviaOlivia 问问老板知不知道刚才那些人为什么打起来
OliviaOlivia 问问老板知不知道刚才那些人为什么打起来
Durnan 管它呢
地下城主Durnan 头也不抬擦着杯子:「别把我酒馆搞的一团糟,这群人的勾当我就不关心」
OliviaOlivia 耸耸肩
Paco FoghornPaco Foghorn 拍了拍桌子
Paco Foghorn这牌你们还打不打了
Parlias 我想只是忽然传来些噪声罢了
Parlias 我想只是忽然传来些噪声罢了
地下城主roll 感知 DC15
Parlias[1d15=15]=15感知
Parlias[1d20=8 + 3]=11感知
Parlias[1d20=8 + 3]=11感知
地下城主Parlias 说着噪音,使他忽略了一些动静。
地下城主正当酒馆刚刚安分下来,恢复了舒适的气氛之时。
地下城主一只绿色的丑陋大手抓住了酒馆大厅中央大井的井壁,随后一个巨大的怪物攀了上来,许多酒客纷纷发出了尖叫声。这个家伙有着一身疙疙瘩瘩令人作呕的绿色皮肤,一条难看的胡萝卜状的长长鼻子,它充血的双眼张扬着嗜血的欲望。
Photo
地下城主怪物
地下城主它的嘴里叼着一根人类的小腿,这腿上张牙舞抓的纹身看起来有点眼熟…
地下城主你们还注意到有半打奇怪蝙蝠一直附着在怪物身上,细长的口器扎进怪物的皮肤之中。但那绿皮怪物却似乎不以为意。还有三只绕着它盘旋,它们的嗡嗡声使人想起烦人的蚊子。
OliviaOlivia 把一枚金币扔给老板
地下城主酒馆里几乎所有人都因为恐惧而一时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只有酒保兼店主杜尔南反应过来,大声喊道:「FUCK!Troll(巨魔)!!」
Parlias 显然这个赌局没有提前进行精确的表述,所以我想我没有可履行的契约
地下城主酒馆里的人在混乱中逃窜,有的向门外挤去,有的推下桌子当作掩体,有的钻到桌子底下,还有的试图躲进吧台后(还会顺手牵羊拿点酒)。
地下城主只有 Durnan 机敏地抽出吧台后挂着的帅气巨剑——此前你们一直以为这剑只是徒有其表的装饰品——他翻越吧台,一边随手接住了 Olivia 跑过来的金币,勇敢地冲到这巨大怪物的面前,举起他的剑。
地下城主你们怎么做
Olivia也许有这种定律──所有的酒馆老板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Paco Foghorn草,这牌是真的玩不成了
Paco FoghornPaco Foghorn 摸出了弯刀站了起来
Parlias 没耐心的家伙。我们明明完全可以继续玩
Durnan 老子就是第一个从这洞里回来的人
OliviaOlivia 拿出乐器 “老板牛逼!看起来可以先解决掉这玩意再接着玩牌”
地下城主「你们,别和这傻大个纠缠,给我清理掉这些虫子」Durnan 一边挥剑砍向巨魔一边对你们说「对了,这家伙怕火,找机会泼上灯油然后烧它丫的!」
Paco Foghorn老板,你一个人是不是够了
Olivia[1d20=8 + 2]=10先攻
Parlias[1d20=10 + 3]=13先攻
Ander[1d20=6 + 3]=9先攻
地下城主[1d20=9 + 1]=10巨魔先攻
Paco Foghorn[1d20=19]=19 +1 先攻
地下城主[1d20=18 + 2]=20Durnan先攻
地下城主奇怪的蝙蝠先攻[1d20=11 + 3]=14[1d20=8 + 3]=11[1d20=9 + 3]=12[1d20=15 + 3]=18
地下城主第一回合 Durnan
地下城主Durnan 娴熟舞动手中的巨剑,在空中行云流水划过数个致命的大圆,剑锋毫无迷惘地刺向可怖的巨怪。
地下城主Durnan巨剑命中[1d20=18 + 8]=26伤害[2d6={2, 5}=7 + 4]=11挥砍伤害
地下城主怪物的手掌被巨剑切下,切口边缘一开始飙了些血,但又迅速愈合了,一种可怖的生命力让巨怪分离的手掌长出愈合组织,并且开始在地上扭动了起来。
地下城主但是 Durnan 的攻势还没有停止
地下城主Durnan巨剑命中[1d20=18 + 8]=26伤害[2d6={3, 6}=9]=9挥砍伤害
地下城主Durnan 反手一甩,荡出一朵漂亮的剑花,这看上去没什么实际用处的动作也许真的是在耍帅。但至少这一击剁碎了分离出来的手掌。
地下城主Durnan巨剑命中[1d20=19 + 8]=27伤害[2d6={1, 4}=5]=5挥砍
地下城主Durnan 又是一剑,这一剑削下怪物不少血肉。
地下城主[1d20=2 + 8]=10[2d6={6, 5}=11]=11
地下城主最后一剑似乎略微有点力竭,被怪物用手臂挥开了。而它刚被夺下手掌的手臂上的血肉竟然在奋力扭动,凝聚成一个新的手掌。这体现了变态的生命力。
地下城主「切」他发出了可惜的声音。
Paco FoghornPaco Foghorn 往怪物方向移动,拿出了木杖
Paco Foghorn这真是个怪物,老板我来帮你
Durnan 你走开
Durnan 去打那些烦人的虫子
Durnan 小心怎么死都不知道
Paco Foghorn点了点头,准备打老板右边的蝙蝠
Parlias 等等,怕灯油说的是蝙蝠而不是巨魔?
Parlias 真希望人类能好好注重语言的精确性
Durnan 我说的是巨魔啊,这不是常识吗?所以说一群菜鸟!
Paco FoghornPaco Foghorn 点了点头,准备打老板右边的蝙蝠
Paco FoghornPaco Foghorn 从腰间拿出木制法杖,站定之后,将法杖往老板右边的蝙蝠做出往前刺的动作,大喊「荆棘之刺」
Paco Foghorn[1d20=3 + 17]=20命中[1d6=5]=5穿刺伤害
Paco Foghorn[1d20=14 + 2 + 2]=18命中[1d6=4]=4穿刺伤害
地下城主长鞭击向怪蝙蝠,怪蝙蝠的身躯十分脆弱,承受不了这样的攻势,瞬间就击碎了开来,红绿相间的汁液爆了出来。
地下城主怪蝙蝠像蚊子一样嗡嗡着,飞到 Paco Foghorn 跟前。
地下城主它用􏱘􏶗􏰊􏶘􏶙􏳄􏵷􏱘􏶗􏰊􏶘􏶙􏳄􏵷中空的针状长􏵷喙试图插进 Paco 粗厚的皮肤中
地下城主吸取血液[1d20=1 + 5]=6命中
地下城主然而被 Paco 随手拍走
地下城主另一只蝙蝠飞到 Olivia 跟前
地下城主像蚊子一样的长喙猛然扎[1d20=14 + 5]=19
地下城主伤害[1d4=1 + 3]=4穿刺伤害
Olivia啊 好疼
地下城主同时,这像蚊子一样的蝙蝠用带勾子的腿,紧紧勾在你的身上
地下城主试图不断吸取血液
Parlias[1d20=10 + 5 + 2]=17命中[1d6=1]=1穿刺伤害
Parlias[1d20=19 + 3]=22命中[1d8=3 + 3]=6穿刺伤害
地下城主一箭射过去,蝙蝠爆出绿油油的汁液,溅到 Olivia 可爱的脸庞上。
Parlias 哦!好像是因为我的原因,这位半精灵朋友的脸色有点发绿
地下城主门户洞开酒馆一景,启程的冒险者
地下城主油灯就放在你们桌子中心
Olivia“纯种精灵就是话多” Olivia 抹掉脸上的脏东西
地下城主一只蝙蝠飞到刚射完箭的 Parlias 跟前,戳戳戳
地下城主[1d20=3 + 5]=8命中
地下城主然而口器碰到了皮甲,无功而返。
地下城主这巨怪张开它的大口,比起口里一排排尖牙更可怕的是那浓烈的气味,闻着简直就像混着恶魔粪便的冥河水。它探出脑袋试图用这张巨口咬断胆敢阻挡在它身前的人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