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时值 2017 年 1 月 6 日,元旦刚过,人们还沉浸在新年的欢乐之中,但就在这样一个时间段里 却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知名天文学教授丁仪于私人工作室内自杀”。
KP但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学者的死却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似乎这件事情没有受到过任何警方的关注一样
KP作为调查员的你们,甚至直到丁仪的女儿丁芷找上了 你们,你们才知道了这件事。她坚定地告诉你们:“父亲的死绝非自杀,有人刻意掩盖了真相,我希望你们能帮助我找出父亲真正的死因……”
KP那么,所有的调查员必须具备值得被丁芷委托的职业身份,但必须没有官方/政府背景,以及官方/政府的背景联系也必须较弱
蒋则敏 我是知名凤凰台记者 ,这很正常,有人来找我寻访调查
蒋则敏我可是知名记者蒋则敏
王景龙我是私家侦探王景龙,受委托调查自杀的背后真相
亢建茗我是丁教授实验室的研究员,丁教授的门生。丁教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无论是研究上还是生活上。丁教授的死让我非常震惊,我希望竭尽所能找出真相。
KP那么,你们三位在互不认识的前提下,分别接受了丁芷的委托,在1月6日的早上来到了天河市丁芷的家
KP元旦刚过,新年将至,即使是天河市这样一座二线的小城,也处处洋溢着一股热闹喜庆的气息, 处处都是贴着春节标语的店铺和商场。但调查员们却没有更多的时间闲逛,你们已经与丁芷约定 在今天早上九点之前,于她的家中见面……
KP你们先后来到了丁芷的家,丁芷向先来的调查员示意,让他们在沙发上稍坐片刻,等到所有人到齐了,再互相介绍一下,并且介绍这个事件的细节
KP先来的调查员们一边小品着丁芷准备的茶水,一边观察着丁芷家中的装潢,丁芷家中的装潢远超这个城市的其他家庭,虽然看似简洁,却处处透露着精致而内敛的奢侈气息,但今天,比起外面热闹的新春景象,丁芷的家中显得异常冷清。 毕竟,在这样的时间遭遇这样的事情,谁都不会好过。坐在茶几旁的中年女子,面带疲乏困倦之色,眼圈微红,但面对坐在沙发上的调查员们依然表现出一种压倒性的气场。
KP九点刚过,调查员们都十分准时,虽然到达有先有后,但是一到时限,大家都到齐了
KP丁芷见到人都到齐了,站了起来,环视了调查员们一周
丁芷你们应该都互不认识吧,要不要互相介绍一下
亢建茗大家好我是亢建茗,是丁教授的学生。这次事件我这边觉得很不对劲,依我对丁教授的了解,他绝对不可能自杀。希望在后续的调查中我们能分享情报,尽快找出真相。
蒋则敏 带噶吼,我系凤凰台记者蒋则敏,今天和带噶一起收到委托调查丁先生的事件
王景龙 我是私家侦探王景龙,这次收到丁小姐的委托,来调查丁先生自杀事件,无论中间会遇到怎样的困难,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希望大家能够良好的合作
KP 丁芷点了点头,见到你们初次见面相处看上去还算比较融洽的样子,她脸上的愁云似乎有了些许的舒缓,她顿了一顿,说道
丁芷 事情是这样子的
丁芷 大概在一周前,父亲像往常一样,独自前往位于天河市近郊的华峰山的私人天文观测站进行研究
丁芷 但是从一周前他出发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和家人联系过
起初我也没有太在意,这也算是常有的事情了起初我也没有太在意,这也算是常有的事情了;父亲泡在研究室里进行天文研究的时候,经常一连几天不出门,也不和任何人联系,他的私人观测站都储备了大量的干粮用于应对这种专注研究的情况
丁芷 所以这一次,我们也以为是和平时一样的情况,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丁芷 但是在前天早上,我突然收到警方的通知,说父亲他在工作室中自杀了,似乎在发现尸体之后很快就得出了自杀的结论
KP 但我知道,他们在骗我!
丁芷 父亲他绝对不可能自杀!
丁芷 所以,我才找到了各位,希望你们帮我查清楚,父亲的真正死因
KP丁芷坚决的说道
亢建茗丁小姐,想问问丁教授出门之前是否有异状?
丁芷 从我的角度看是没有的
丁芷 父亲虽然性格固执,但对待生活却及其乐观,并且在一周前还曾经向我炫耀,说他马上就要 成功了,到时候那些反对他的人会后悔的。当时他表现出的兴奋没有半点虚假,不像有任何心 事,绝不可能毫无征兆的自杀。
蒋则敏说起来,丁小姐,我对天文不是很熟悉,您父亲是做的什么方面的研究呢?能简略描述一下吗
王景龙 丁小姐,我想问下,你对父亲所说的将要成功的事情是什么有头绪么,他最近是在进行什么重要的研究么,他平时也是会在假期时仍然在研究所里工作么,元旦假期不会陪你们母女团聚一下么?
KP丁芷摇了摇头,说道
丁芷 家父性格顽固,不肯变通,尤其在学术界,他偏激不留情面的说话方式得罪过不少人,再加 上闷沉的性格,包括我和我的女儿丁雨在内,都和他没什么话题,因此,就算我的确对于家父在学校研究的专业方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是对于他近几年来私人进行的研究,我确实是一窍不通
KP丁芷露出了遗憾的神情
王景龙(丁教授时常向他女儿炫耀自己的研究的情况来看,我觉得他应该是个很喜欢和家人沟通的人,他的女儿对他死亡的真相的了解十分迫切,却对父亲的研究了解甚少,我觉得她的话语对我有些隐瞒,我盯着她的表情,想要看出一些别的东西)
蒋则敏 那请问您父亲的研究是由谁赞助的呢?或者说谁会比较了解您父亲的研究相关的内容呢?
王景龙 丁小姐,我想问下,你对父亲所说的将要成功的事情是什么有头绪么,他最近是在进行什么重要的研究么,他平时也是会在假期时仍然在研究所里工作么,元旦假期不会陪你们母女团聚一下么?
KP 至于这个元旦假期,确实家父元旦期间也一直泡在私人研究所做自己的研究,不过我们家从来也很少专门庆祝元旦,毕竟我们和很多别的中国家庭都一样,主要过春节嘛。春节前后家父还是会放下工作与家人团聚的
KP[Hided]
王景龙王景龙 观察丁芷的表情动作
王景龙王景龙 观察丁芷的表情动作
KP你仔细观察着丁芷的表情,你感觉到这个女人的性格非常的强势,神情中虽然包含着失去亲人的悲伤,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想要搞明白真相的坚定,不带一点怯弱。你判断出他应该对家人及其珍重,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你不认为她有任何需要在这些事情上撒谎或者有所隐瞒的理由
亢建茗我这边想请问两位,要不我们直接去案发现场去看?或许我们能获得更多更有价值的信息
亢建茗我这边想请问两位,要不我们直接去案发现场去看?或许我们能获得更多更有价值的信息
KP听到你这么说,丁芷说道
丁芷 案发的地方应该是家父的私人研究室,我平时事情繁忙,很少去父亲的研究室,而这次案发之后,我去的时候现场已经被清理过了,我什么都没能看到,警察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被带走了,但我有种怪怪的感觉,似乎丢失了不 少东西,但又说不上来丢了什么,你们去看看能发现什么遗漏的东西也说不定。
蒋则敏 请问,那么您知道当时这个案件是由哪位警官负责的呢?
亢建茗所以您的建议是,警察局那边可能会有更多的线索?
KP丁芷摇了摇头,表示具体哪位警官负责他也不清楚,通知她信息的都是一些小警员
亢建茗要不我们还是去研究所看看吧
亢建茗所以您的建议是,警察局那边可能会有更多的线索?
KP丁芷听到你这么说,犹豫了一下
KP然后说道
丁芷 我不懂什么刑侦,但我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那群警察仅仅看了遍现场就断定是“自杀”, 然后又带走了父亲的部分遗物,说是证物拒绝归还。就像是…就像是在刻意想掩盖什么。
王景龙按照你这个说法,他这次是单独一人去往私人研究所工作,没有其他人陪同对么,对于他的失踪您这边没有报案的情况下,尸体是由谁发现的您有头绪么?郊区的研究所平时会有人过去打扫么?
王景龙按照你这个说法,他这次是单独一人去往私人研究所工作,没有其他人陪同对么,对于他的失踪您这边没有报案的情况下,尸体是由谁发现的您有头绪么?郊区的研究所平时会有人过去打扫么?
KP丁芷点了点头
是的,他这次也是独自一人是的,他这次也是独自一人;但是告诉我案件情况的小警员跟我透露说,现场的第一发现人是一个叫陈珏的女人。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十分蹊跷,可她半夜跑去父亲的研究室干什么?之前也曾听过她和父亲的不雅传闻,也许这次也和她有关
王景龙按照你这个说法,他这次是单独一人去往私人研究所工作,没有其他人陪同对么,对于他的失踪您这边没有报案的情况下,尸体是由谁发现的您有头绪么?郊区的研究所平时会有人过去打扫么?
KP 至于打扫的事情,我没有关注过,父亲好像一直是自己在打点那个小研究所
KP亢建茗 过一个灵感
亢建茗80 灵感10极难成功
亢建茗80 灵感10极难成功
KP那么 亢建茗 回想起来,这个陈珏是丁教授原来的一位旧学生,应该是在六七年之前的事情,她应该早就毕业了才是
亢建茗丁小姐,那我想问一下,这个叫做陈珏的女人可以用什么方式联系到呢?
亢建茗丁小姐,那我想问一下,这个叫做陈珏的女人可以用什么方式联系到呢?
KP丁芷撇了撇嘴:
丁芷 我也只是从警员那里听到了一个名字,以及从父亲的同事那里听到了关于他们的一些流言,这个女人的具体背景,我并没有任何头绪
丁芷 但是
王景龙丁小姐,案发后您有探查过丁教授的房间么,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我能调查一下他的私人物品么
丁芷 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人很可疑的话,我可以帮忙找人调查一下她的背景
王景龙丁小姐,案发后您有探查过丁教授的房间么,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我能调查一下他的私人物品么
父亲已经和我们分居了,毕竟我已经成家立业了,他平时在学校的住宅的话,我倒是没有再查过父亲已经和我们分居了,毕竟我已经成家立业了,他平时在学校的住宅的话,我倒是没有再查过;不过从父亲五年前开始私人研究以来,大部分的时间就是花费在私人研究所的,他在学校的住宅已经没有什么生活气息了
蒋则敏 那请问您父亲的研究是由谁赞助的呢?或者说谁会比较了解您父亲的研究相关的内容呢?
丁芷很遗憾,家父在他的私人观测站进行的研究应该是完全用他多年自己的储蓄自费进行的;这几年来都在他自己一人的主持下单独进行。我刚刚也说过,他的说话方式得罪过不少人。大概五年前,他因为学术上的事情被其他人排挤,从那之后他也基本不再参与学校的研究了,不再招新的博士生,除了最后一两个还在跟着他的研究员和学生以外,基本完全淡出了学校那边的工作。后来他用自己的储蓄自己购置 了一些东西在附近华峰山上的旧学校楼里搭建了一个私人研究室,自己搞一些天文学的东西。 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但应该是学术上的东西。
王景龙王景龙 将得到的消息与记者和研究员讨论
王景龙 我觉得,目前的线索指向了三个地方,学校,私人研究所和警局,我个人在警局这边有一些认识的人,我可以去问问这方面的线索,亢建茗 你能在学校这边查查陈珏的信息么,蒋则敏 可以去现场看看情况,回头我们将线索汇集一下再商量
蒋则敏 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起行动,最好先去问问陈珏,毕竟人家去过第一现场
王景龙我提议先一起去现场看看,能掌握一些线索后再和陈珏接触的话,可能会获得更多的信息
亢建茗记者的想法我比较赞同,我们就一起行动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尽早展开调查
王景龙我提议先一起去现场看看,能掌握一些线索后再和陈珏接触的话,可能会获得更多的信息
亢建茗好的
KP听到你们商量出了具体的调查方案,丁芷点了点头
KP然后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三个厚厚的信封分别交给了你们三人
丁芷这是给你们的订金你们先收下吧,可以作为调查的资金使用
亢建茗亢建茗 收下信封
王景龙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吧
丁芷 我会给予你们最大程度地帮助,如果你们有任何其他需要我协助查的内容,可以打我的电话
KP然后她掏出了三张名片递给了你们一人一张
亢建茗亢建茗 收下名片
亢建茗那我们赶快出发吧
KP时间来到了上午11点
KP你们感觉到了些许的饥饿
王景龙王景龙 收下信封和名片,开车载着另外两人前往研究所,路上解决午饭
KP蒋则敏 过一个幸运
蒋则敏85100大失败
蒋则敏85100大失败
KP那么你们即使搜索了整个城市的所有餐馆,你也不能够找到一家不是海鲜的餐馆
亢建茗亢建茗 点一份鳗鱼饭,大快朵颐
蒋则敏蒋则敏 不点菜,忍住饥饿
王景龙王景龙 点了份招牌菜,迅速吃完
蒋则敏蒋则敏 不点菜,忍住饥饿
KP直到你晚上进食之前,你的所有检定都必须吃一个惩罚
KP时间来到了中午12点
KP你们在餐馆刚刚进食完毕,开始向华峰山前进
KP汽车在山间的公路上行驶着,两旁的速生松木林中没有多少鸟雀,静悄悄地听不见一点声音,两 旁的树木张牙舞爪地探着枝桠,在公路上投下怪异的影子,仿佛无数窥视着你们的鬼影。
KP那么所有人过一个侦查检定
亢建茗25 侦查48失败
王景龙70 侦查10极难成功
蒋则敏25 侦查91失败惩罚骰[91, 83]
KP汽车驶过, 王景龙 忽然间注意到,在公路旁的一条溪水边的淤泥滩上,有一个突兀而怪异的脚印, 吸引了你的注意力。它像是一个巨大的鸡爪,有着修长的趾,长约两乍(二十几厘米),脚印深 深的印在淤泥里,面向松林的内部。
Photo
KP脚印的分布
王景龙王景龙 靠边停车,把看到的诡异脚印现象与两人分享
亢建茗我们去看看吧
王景龙我们小心一点,这附近气氛诡异
王景龙王景龙 潜行,小心的靠近观察脚印
亢建茗亢建茗 走到最近的脚印处
蒋则敏蒋则敏 下车,仔细听四周动静
蒋则敏蒋则敏 下车,仔细听四周动静
KP你侧耳倾听,林间的风穿过树与树之间的间隙,发出沙沙的声响,这声响是那样的空寂,但是另一方面你又觉得这种声响似乎在渲染一种并不寻常的气氛,你说不出这种气氛的异常感来自于何方,但是你十分肯定的是这个地方十分的诡异
亢建茗亢建茗 开始调查脚印本身
王景龙王景龙 观察脚印的行进方向
亢建茗亢建茗 开始调查脚印本身
KP那么你过一个博物学检定
亢建茗35 博物学40失败
亢建茗35 博物学40失败
KP那么你再过一个困难的教育鉴定
亢建茗75 教育45成功
KP你绞尽脑汁想从你接受的多年的通识教育中探寻这个脚印的来历,但是遗憾的是你多年接受的天文学教育并没有任何能够帮助你识别这个脚印的主人
蒋则敏蒋则敏 也跑过去看看
王景龙王景龙 观察脚印的行进方向
KP那么你过一个困难的追踪检定
王景龙10 追踪20失败
王景龙王景龙 拍摄脚印的照片
蒋则敏蒋则敏 我在其中一个脚印旁边蹲下来,仔细观察并回想可能的留下这类脚印的生物
蒋则敏蒋则敏 我在其中一个脚印旁边蹲下来,仔细观察并回想可能的留下这类脚印的生物
KP那么你过一个博物学检定
蒋则敏10 博物学13失败惩罚骰[13, 1]
KP那么你再过一个困难的教育鉴定
蒋则敏73 教育85失败惩罚骰[8, 85]
KP身经百战的老者想从自己多年的经历中回想这个脚印的来历,但是可能是因为你中午没能好好吃饭,你的大脑并不能够正常运作,昏昏沉沉之中你什么都想不起来
王景龙王景龙 在网络上搜索巨大脚印的信息
王景龙王景龙 在网络上搜索巨大脚印的信息
KP你过一个图书馆使用
王景龙40 图书馆使用12困难成功
王景龙王景龙 将查到的消息和两人分享
王景龙40 图书馆使用12困难成功
KP互联网上关于诡异的大型的鸟的脚印相关的信息各种奇奇怪怪的流言汗牛充栋,你并不能够判断其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但是凭借你多年接触各种各样的这样信息的经验,你从互联网上庞大的数据库中得出了一个结论:并没有任何已知的可信的信息源记载了这样一种生物的存在
亢建茗亢建茗试图追踪
亢建茗亢建茗试图追踪
KP那么你过一个困难的追踪检定
亢建茗10 追踪52失败
KP那么你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
KP你们所有人过一个聆听
蒋则敏75 聆听79失败惩罚骰[25, 79]
王景龙70 聆听24困难成功
亢建茗20 聆听19成功
KP那么透过树林间一丝一丝凉凉的穿过来的风,你们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铁锈味
KP你们顺着林间的那个方向望去,顺着那个风来的方向望去,似乎看到了一些类似于之前的脚印的痕迹在往那个方向延伸
亢建茗我们追上去看看?
亢建茗也许有什么重要线索
蒋则敏蒋则敏 虽然身为一个饥饿的老者,但还是挪动着身子向那个方向小心翼翼的移动过去
王景龙王景龙 借着树木隐藏身形,小心的朝那个方向前进
亢建茗亢建茗 小心翼翼沿着脚印前进
KP调查员们离开了公路,跟着脚印钻进了松林中,速生的松木林环境单一,并没有多少鸟兽,松林中只有你们的自己的脚步声沙沙作响,走着,走着,你们隐隐地闻到了之前闻到的那股铁锈味,那种铁锈味似乎很确凿的是一种血腥味,似乎地上 有着些淡淡的血迹。越往里走,血腥味越浓,终于,你们找到那味道的来源——一大摊来源未知的血迹。
KP你们所有人立刻过一个侦察检定
亢建茗25 侦查28失败
蒋则敏25 侦查54失败惩罚骰[54,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