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 你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张着嘴,手里拿着一个被咬了一口的汉堡。你不知道你现在是在哪,原来在做什么。你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
noname我看看那是个什么汉堡
noname桌上有收据吗
KP 是一个鸡腿汉堡。你发现你自己还知道鸡腿是什么
KP桌上没有收据,但是放着一个笔记本
noname愣了一下,拿起笔记本的同时往周围张望一下,看看能不能想起来什么
noname同时摸一摸身上有没有什么手机钱包之类的东西
KP你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KP你发现自己坐在一家快餐店的外面,周围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你
nonamemd,我最好有结帐。
noname我把汉堡放下,看了看笔记本
KP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你会失忆,是因为你被诅咒了。你得快点去救你的女儿。」
noname?这都几几年了怎么还兴这玩意儿的,想的同时回忆一下这是几几年
KP你想不起来这是几几年
noname我可能真的变智障了。走近快餐店问店员对我有印象吗,现在几几年,这是哪儿,最近的医院在哪儿
店员有啊,你刚刚在这买了汉堡不是,你没事吧?
店员 今年是2020年啊,您日子过糊涂了?
noname那可真是过糊涂了。这儿附近有医院吗,我好像脑子出问题了
KP店员给你指了个路
noname谢过,走出快餐店,然后狂翻笔记本,看看还有没有写其他东西
KP笔记本里记录的是日记,记录的是你和你女儿的日常生活。
noname站在街边先看看
KP日记的最后面写着一个地址,下面划着着重线。
noname边翻笔记本边想草我怕不是把我女儿弄丢了
KP日记里大概描述了女儿的长相,年龄是9岁。日记里没有提到你家的地址,也没有提到其他人。上面写着你的女儿刚上小学,有空的时候,你会带她去游乐园动物园一类的地方玩。
KP日记的最后记载着你的女儿突然昏倒在家,被送进医院的事
KP时间是2019年10月20
noname靠北。
noname找公交站,在公交站的地图上看看现在在哪儿,记事本上的地址在哪儿,常去的游乐园和动物园在哪儿
KP你找到了去这些地方的路线
noname然后在笔记本上写几个字,比如“今天太阳真好我好开心”
KP笔记本上的地址似乎是一家医院
KP你没有笔
KP你走在街上,发现了路边的一家文具店
noname走进去拿一支笔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一些字
KP你在笔记本上写了字。你发现你还记得怎么写字
noname翻回之前的地方,看看这些字像不像
KP[Hided]
KP[1d100=6]=6侦查
KP你觉得笔迹是同一个人的
noname继续在后面写两句,写一下现在的境况,然后走出文具店
KP[1d100=55]=55导航
KP凭车站的地图你估计不出这些地方有多远
noname我返回快餐店,想起一个问题没有问店员
noname你好又是我,你还记得我之前怎么付钱的吗?我觉得我可能被人下药了
店员 你付的现金啊
noname你还记得我拿了钱包吗?
店员 这种事我怎么记得
noname拜托,这很重要,要是我拿了钱包的话我可能在你们店被偷了,我要调监控!
KP店员叹了一口气。
店员 那我帮你去找店长吧
noname跟着走
店员 你在这等着就好
KP你等了一会,店员找来了店长,和他解释了情况,店长同意让你看监视录像
noname从我进店,买单到开始吃汉堡,快进着看完
noname看看靠近我的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或者有没有人靠我特别近过
KP你看到你自己买了汉堡,坐下来,放下笔记本,开始吃。刚吃了一口,画面里的你仿佛觉得有什么不对,开始东张西望,拿起笔记本看,然后在口袋里摸索
KP虽然监视器是黑白的,你仿佛能看到有什么红色的线条缠绕着画面里你的身体
noname监控有看到我付款的时候有没有拿钱包吗
noname?老板,这是啥,你们监控上经常有这个东西吗?
noname指着那些线条
KP监视里勉强能分辨出你是从口袋里拿出纸币付的款
KP老板一脸不明所以
老板什么是啥?
noname就那些,黑红色的线,经常有吗?
老板 哪有什么黑红色的线
noname干,我可能是被外星人寄生了。好吧,谢谢,看来我真的就只带了一个汉堡的钱就出门了。
老板 没事
noname顺便问一句,到XX医院如果用走的要走多久啊,我失忆了,身上一分钱没有,我女儿住院了
KP老板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你
noname期待的眼神
老板 这要走恐怕要一个多小时了,你还是坐公交去吧
noname实不相瞒我没有钱坐公交了……老板能借我点钱吗,我去女儿医院问到我家地址拿了钱就来还你,不要太多,够坐几次公交就可以了
老板 好吧好吧
KP老板给了你大概够坐5次公交的钱
noname深鞠一躬,开心的走了
noname看看自己具体拿到了多少钱
KP你拿到了一张10元纸币。你发现自己还认得数字
noname麻烦了,回去快餐店找老板换成零钱
KP…你换到了零钱
noname去坐往医院走的公交,在路上疯狂研究公交上的地图,看看那几个游乐园和动物园有没有集中在哪个区域
KP这几个地方都分散在城市各处
noname失望的抱头晃了几下
noname小声念叨着“啊……这都是什么破事”
noname然后等着公交车到站
KP你等到了公交车。你要去哪?
noname医院
KP你平安无事地抵达了医院
noname走到前台,语无伦次的说“你好,我……我想找一个长这样的女孩子,九岁,是我女儿,但是我今天刚失忆记不得她叫什么了……我,不,不用管我,她在这里吗?”
KP护士小姐好像认出了你。
护士你是张先生吧?这两个月你一直来看你女儿,我都记住你了。
noname啊……
noname松了一大口气
护士 你说你失忆了。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挂个号?
noname这真是我今天听到的第二好的消息……
noname不,不用了,你认识我的话能给我拿一下我当时帮我女儿住院的时候填的病例单吗,我想看看我的住址
护士 好的…不过手续还是要走的,你有带证件吗?
noname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只带了一个笔记本和买一个汉堡的钱,还有一把钥匙就出门了。我现在能证明我的身份的可能就这本笔记本了,你看,还有其他人的女儿在去年十月二十号晕倒了被送到你们这里吗?
noname我去看一眼我的女儿之后就马上回家,拜托,不要让这件事情变成死循环
护士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你要见女儿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她在哪。
护士 还有你失忆的问题,还是去看一下医生比较好
张先生我希望说服她,这本日记还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
张先生或者你们可以拿这个字迹去和病例比对,我真的没其他办法证明我是我了,如果你们还能为病人着想的话
张先生如我我也算你们的病人的话
KP[1d100=5]=5说服
护士 好吧…
KP他看了一下四周
KP然后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打印出一张病例单给你
护士 别说是从我这里拿到的
张先生那当然!大恩不言谢!
张先生拿起来揣到衣服里,然后问了一下女儿病房的房间号
KP你问到了房间号
张先生谢过护士,走到那层楼,然后找个厕所隔间进去看病例
KP你进了厕所隔间
KP你要从病例里找什么?
张先生登记的住址,女儿的名字,症状,诊断,目前的措施和预后
KP你在病例上找到了你的住址和女儿的名字。上面写着你的女儿从入院起就在昏迷中,病例里有各种检查的记录但是病因不明
张先生我看看能不能通过我的常识从病例里面发现一些不正常的东西,毕竟两个月的没有原因的昏迷听起来怎么都不正常
KP你发现现在的自己没有什么医学知识
张先生挠了挠头,发现并没有什么进展,于是把病例折好放进了衣服口袋里
张先生走向女儿的病房
KP你走到女儿病房的外面
张先生透过窗子看看,是她的单人间吗?
KP透过玻璃窗,你看到一个女孩被各种仪器包围着,躺在病床上。鼻子和嘴里都插着管子
KP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张先生打开门走进去,坐在床边看着她
张先生握紧她的手,发现自己的手反而更凉后急忙放开,把她的手塞回被子里
张先生然后看看床头柜上有没有什么东西
KP床头柜上放着一个花瓶
张先生里面有花吗?
KP没有花
张先生看看床头柜有没有抽屉什么的,有没有要带回去洗的换洗衣服
KP你什么都没找到
张先生叹了一口气。小声默念“闺女苦了你了”
张先生暂时下楼,看看楼下最便宜的花卖多少钱
KP你站起来转身正要出门,就看到门口有一个年轻人正要走进来。
张先生是医生装扮吗?
年轻人啊,大哥你已经在了。我没来晚吧?
KP不是
张先生挤出笑脸,“没有没有,坐坐坐”
张先生抽了根凳子让他坐下,自己坐在女儿床边
年轻人 那大哥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啊
张先生啊,主要是想让你帮忙出出主意,我女儿也待在这儿这么久了,一直没有好转也不是个办法,你有什么建议吗
年轻人 我也不是医生啊,这个我真帮不上大哥什么忙
KP青年桡着脑袋
张先生你有认识什么更厉害的医院或者医生吗,我现在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年轻人 要是打架什么的,我觉得会出全力
KP你看着年轻人坐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
年轻人 大哥你也知道我做不来这种事的
张先生唉,要是能打一架就解决了的话那就太好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