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Unknown_3Unknown_3 先去看看小女孩还在不在
KP也没有担架的痕迹
KP舱尾没有人躺着。
Unknown_3Unknown_3 回头看看舱尾是什么状况
KP而且胖胖的。
KP你发现自己穿着裙子
KP这次的座位是经济舱,你看周围好像有点熟悉。这里是35C
Unknown_2Unknown_2 看看自己现在穿着啥
KP你发现他长看眼睛向你平静一笑,整个人瞬间腐败溃烂成一滩血水,只剩骨架。你的尖叫还没出声,发现自己又坐在座位上了。
Unknown_2 起床了
Unknown_2Unknown_2 狠狠地摇 Unknown_1
KP你在厕所门前仿佛看见隐隐约约的记号,和你之前在幻觉中看到的门上的标记大致一样。
Unknown_2Unknown_2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着手机环视机舱,找不同
KP没什么区别
Unknown_2Unknown_2 透过镜头看看睡着的人
KP你看到自己是一个很疲惫的社畜脸,和你面前这个睡着的人完全不一样。
Unknown_2Unknown_2 不过还是拿出手机打开相机
Unknown_2 啧,有这么对待乘客的吗。
一位空姐一位空姐 走了
一位空姐 你自己拿手机看看就行了
一位空姐一位空姐 小声
一位空姐 神经病
Unknown_2 哈?那你给我描述一下我们长什么样
一位空姐 你们长得完全不一样好吧
一位空姐一位空姐 看上去又不解又有点恼火
一位空姐 这位先生,这是什么新的玩笑吗
Unknown_2 你看不出来我们长得一样吗?
一位空姐 不知道,为什么问这个呢,先生有什么需要呢
Unknown_2 这飞机上没有双胞胎吧
一位空姐一位空姐 歪头:「请问先生?……」
Unknown_2Unknown_2 指指那个人,然后指指自己
Unknown_2Unknown_2 把她带到担架前面。
Unknown_2Unknown_2 出厕所,再次叫空姐
一位空姐一位空姐 朝你微笑,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Unknown_2Unknown_2 出厕所,再次叫空姐
UnknownUnknown_2 去看小女孩还在不
KP你看到她抱着布偶在睡觉
UnknownUnknown_2 去看小女孩还在不
Unknown 。。。克隆人?!
UnknownUnknown 对自己的变化感到惊讶,站起来打算去厕所照镜子
KP镜子里是……和外面躺着的那个人一样的脸
KP他闭着眼睛,似乎在做什么噩梦
KP就是你刚刚在镜子里看到的人
KP后面的担架还在,上面还躺着一个人……这就是你
KP你来到了靠后方的厕所,门上并没有奇怪符号。
UnknownUnknown 顺便看看机舱最后面的担架还在不在
UnknownUnknown 去靠后方的厕所
UnknownUnknown 对自己的变化感到惊讶,站起来打算去厕所照镜子
UnknownUnknown 看看自己坐在哪
KP12H
UnknownUnknown 看看自己坐在哪
KP发现自己身穿黑色,西装革履,旁边还有公文包。
UnknownUnknown 低头看看有没有别的变化
KP只不过你现在不知怎么变成了坐在头等舱的状况。
KP你呆立着,回过神来发现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而恐怖的幻觉已经褪去。
UnknownUnknown 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站在路当中,挡住了女孩的去路
UnknownUnknown 呆呆地看着被吞下去的笔记本
Unknown 啊....
KP你看到她没有带着玩偶。
KP笔记本丢在了地上,地上长出了巨口直接咽了下去撕碎了笔记本。
女孩女孩 用不符合自己年龄的语气说
Unknown 别撕啊
Unknown 叔叔现在记性不太好,都靠这个本子了
女孩 你就是个无关者,被塞了个本子,老老实实回去躺着,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Unknown
Unknown 对对对
UnknownUnknown 一抬头看到她拿着
女孩女孩 翻开其中一页,然后那一页被她撕掉了。
UnknownUnknown 找了一番没找到笔记本
女孩 因为这里面写了吗?
KP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笔记本就跑到她的手上了
女孩 为什么你觉得你是我的叔叔?
女孩女孩 笑了起来
Unknown 你不认识我吗?我大概也许是你的叔叔啊
女孩 你是谁?
女孩女孩 用警惕的眼神看你
Unknown 你...没事吧
UnknownUnknown 拦住她
KP你身后这是那个画了奇怪的五芒星标志的厕所门。
KP你往她看去,但发现她好像并没有看你,而是往你身后走去。
KP你回头就看到那个小女孩,径直往你这里走来。
UnknownUnknown 发现自己走过头了。回头
KP你按照记忆中的位置走去,却发现这里和舱很难对的上号,走啊走,仿佛又好像在绕路。你碰到了什么,匍匐在地上的怪物在向你嘶吼,你发现血肉中有一间门,是飞机的厕所门。门上画了奇怪的五角星图案。
UnknownUnknown 想起来笔记本上说的侄女。从担架上起来,去检查一下
KP接下来,你怎么做
KP但是心中有幻觉这一解释让你没那么恐惧了。
KP你觉得这说不定是正常飞机的什么,这些只是幻觉……但面前的视觉效果给出了极为信服的雄辩
KP但是那触手没理会你
KP你惊魂未定,畏畏缩缩的想要向后缩,结果碰上了蠕动着吞吃着什么的触手
Unknown[1d4=2]=2
Unknown[1d100=35]=35
UnknownUnknown 觉得自己看到的都是真的
KP如果你觉得是幻觉的话,san check 1/1d4 如果觉得这可能是真相的话,san check 1d4/1d8
KP你摸着,发现原本坚实的地面变成了黏糊潮湿的可憎触感。
KP昏暗的光照亮了这里,你却发现是许多眼睛发出的光,畸形的生物被骨质的结构固定在血肉中,发出可怕的哀嚎。
UnknownUnknown 摸一下
KP原本是机舱的地方变成了血色,周围都是鼓动着的血肉和巨大的骨头
UnknownUnknown 找空姐
KP你试图找空姐,抬起头,但是眼前的景象出乎你的意料
UnknownUnknown 找空姐
UnknownUnknown 看看自己带着笔没有
KP至少口袋里没有
Unknown[1d100=28]=28
KP你的 san 现在是53
UnknownUnknown 看看自己带着笔没有
Unknown[1d100=28]=28
KPsan check 1/1d4
KP文字在狂乱着,跃动着,仿佛是一锅混沌的血肉汤,搅碎你的理智混进汤里
KP你的目光最后捕捉到的几行是:”扭曲现实……幻觉……都是幻觉“
KP整个本子上的字仿佛有了神智,恶意地变动着组成了一幅幅亵渎可怕的符号。
KP你看着看着,发现笔记本的字迹在跳动扭曲
KP“自那以后什么都不对劲了……
KP“这个布偶不是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手里。”
KP然后却是话锋一转:“她手里的布偶”
KP接着描写了一下一个女孩子的简单外貌,和你座位旁边的女孩是一样的。都是长直发,头发上还扎着大大的蝴蝶结。
KP“我现在要带着小静去上海,小静是我侄女,也是你侄女,她要到上海的第三脑神经研究所检查身体。就坐在身边。”
UnknownUnknown 回到后面躺着。一边打开笔记本看
KP笔记本上写着“看到这段话的我自己,失忆是某种后遗症,一般是间歇性的,过一两天就会醒来。”
UnknownUnknown 回到后面躺着。一边打开笔记本看
Unknown 你去了就会看到了
大妈大妈 起身去厕所。
大妈 什么纸条啊,就你过来给我说保管一下这个本子,看上去还急吼吼的……我去上厕所了,一说还蛮急的。
Unknown 厕所里的纸条不是你写的吗
大妈 哎哟说起来我也该去一下了
大妈 厕所?
Unknown 为什么在厕所里留纸条给我?
大妈大妈 递给你笔记本
大妈刚刚你不是说这东西暂时放在这里一下吗,还蛮奇怪的,不过我可没看哦。
KP你一走过去,那个大妈就注意到你,然后向你招手:“哎,你来拿啦。”手里举着一个笔记本
Unknown 你好。我们见过吗?
UnknownUnknown 硬着头皮走过去
KP二十分钟内什么都没发生。
UnknownUnknown 再等一会
KP一直在看电影,时不时还笑。没人找她。
UnknownUnknown 装作等厕所里的人出来的样子。观察35C在做什么,以及有没有别人过来找她
KP一位大妈在那里看电影。
UnknownUnknown 站起来,装作又去上厕所的样子,偷窥一下35C
KP你躺的地方是飞机最末尾,35C是很前面,中间有门帘,你看不到。
UnknownUnknown 看看从躺着的地方能不能看到35C
UnknownUnknown 想着,那不太可能是给我的,谁也说不准我会在那个时间上厕所吧
UnknownUnknown 想起在厕所里看到的纸条。
UnknownUnknown 躺了一会,开始觉得无聊了
UnknownUnknown 躺一会
Unknown[1d100=9]=9
UnknownUnknown 被人抛弃之后感到非常绝望,同时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未知和恐惧一齐从心里翻滚上来
女性女性 没理你
Unknown 医生是有这样的义务的吧
女性女性 走了
女性 你看起来很安稳,没什么可能恶化
Unknown 我旁边正好有个空位来着
女性 我也没这个义务
女性 大家都很忙的
女性女性 看了你一眼
Unknown 您也不能确定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Unknown 别走啊。要是我突然恶化怎么办
女性女性 拍了拍手:“嘛,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女性女性 看着你,似乎有点怀疑
女性不清楚,健忘症不是这样表现的,就好像是电影里面的失忆一样,这不科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