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9015极难成功
play1[1d100=92]=92
散打[1d100=18]=18
加纳生马加纳生马 点了份烧鸟肉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 微醺,摇晃着手里的冰芋酒,似乎在想些什么
加纳生马 老板,有烤牛舌吗
服务员好的没问题,稍等。
药师寺 礼子请给我一杯生啤!
KP在你们还在慢慢点菜的时候,的场打破了稍显尴尬的沉默。
的场这样啊……已经过了三年了啊。
的场 我虽然在调职之后也在一直搜查,但是你们也知道,现在我的立场也不允许我做太大的动作……实在是抱歉。
水无月明子 没有什么需要抱歉的。这本来就是零课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沉默许久后忽然开口。
药师寺 礼子前辈不必自责。倒是我们三年来一直没什么进展…
神童唉,你们也有很多要操心的事情吧……
药师寺 礼子药师寺 礼子默默地喝了一大口啤酒
加藤太一也不知道这几年相模泉下有知,会怎么看我们…
神童凉酱一定不会怪你们的。不是你们的错。
猪狩啊,这么说来确实。那段时间你们为了搜查简直命都不要了。
猪狩 就好像失了魂一样。
猪狩 唉,不过那段时间真的就是那么难受啊。
药师寺 礼子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什么收获。看着时间这么一天天流逝,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还有找到真相的吗…
加藤太一的场前辈,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庭师的线索吗
的场药师寺,我相信事情一定能水落石出的。这几年的搜查也不能说是全无成果吧……
泉立夏诶,要说的话……
加纳生马 你那边有什么情报吗?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抬起眼睛。
泉立夏 我说不定还是有一点进展。这段时间真的是太忙了,这件事情应该是尽快要告诉你们的……
泉立夏 那个花是不是本身就不太正常啊?
泉立夏 你们都知道吧,当时相模原被发现的时候,身上的那些花。
泉立夏 她当时不可能身上带着那么多的花过去的吧?
泉立夏 而且……那些花,即使在我看到的时候,好像都在不停生长的样子。
泉立夏 我觉得会不会是她带了什么奇怪的种子?
加藤太一实话实说,我已经记不清花的模样了
药师寺 礼子猪狩对这个还有什么印象吗?你对植物很了解,有注意到一些不寻常的细节吗
猪狩当时搜查也并没有往这个方向进展,那些植物也直接被处理了吧,都没有送到我的手上。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捏紧了手中的杯子。她怎么会忘了呢?那些诡异的花,植根在相模凉血肉之中的魔花,每个深夜都会出现在 水无月明子的梦中,成为她逃避不及的梦魇。
泉立夏是吧!所以我之后还是有点想往这个方向搜查一下的!
加纳生马 课长,我们开始调查吧,感觉这次会有进展呢。
加藤太一有人还记得当时都有哪些花吗?
猪狩说起来,三年前我好像确实有什么想要问你们来着,但是忘掉了。嘛,可能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的场似乎有很多种类吧。茑萝,杜鹃什么的。
加纳生马 我记得有些花长得跟奇怪,根本不像是本地会有的样子。
的场的场慢慢的转着杯子。
药师寺 礼子但是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当年的卷宗我也翻过,记录都不算细致…现场也没有…
加纳生马 我们明天再调查下卷宗吧,多少会有些照片。
加纳生马 另外,你们知道附近有谁对植物比较有了解吗?
加藤太一猪狩前辈可以来帮帮忙吗
猪狩当然!零课的各位委托我的事情一定是最先完成的!
神童猪狩你毕竟只对鉴识有兴趣,其他的忙也帮不上吧哈哈哈
的场这样来看的话也算是有长处嘛。
的场 啊,好像也不早了。结帐回家吧。
加纳生马 好的,前辈我送你回去吧。
药师寺 礼子课长今天是回家吗?顺路的话一起吧
加纳生马 好的,前辈我送你回去吧。
的场 好的,稍等我去结一下帐。
kp 的场结完帐后,几人就三三两两的走出了居酒屋。
kp四人在教会旧址门口见面了。
kp的场,猪狩和神童都等着你们。
kp还有很多警察在现场忙碌的跑来跑去。
kp在教会等待着你们的,是正好被朝阳照亮的遗体。
kp繁茂的花,盛开的茑萝,密集的缠绕在尸体的身上,就像处刑一样把尸体吊了起来。
kp白色的杜鹃,红色的常春藤,蓝色的蔷薇。如果不是长在一具尸体上的话,你们一定会打心底觉得很美吧。
kp成为苗床的尸体的脸,你们都有印象。
kp……这也当然。昨晚才在一起喝过酒,怎么可能没印象。
kp周围散落着笔记本和圆珠笔。从茑萝的间隙仔细分辨才能看到的名牌。
kp目睹记者泉立夏诡异的死亡,SC 1/1d3。
药师寺 礼子22
kp理智值78
加藤太一6598失败
加藤太一[1d3=2]=2
水无月明子6521困难成功
加纳生马6088失败
加纳生马[1d3=2]=2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调查尸体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调查尸体
kp水无月明子 走近了尸体。你想调查些什么?
加藤太一加藤太一看向尸体,想要辨认都有些什么植物
加纳生马猪狩,虽然这样可能有点冒犯泉立夏,能请你一起辨认下这些花是什么植物吗?
加藤太一加藤太一看向尸体,想要辨认都有些什么植物
kp请投博物学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虽然此时内心一片波涛,但尽量保持着冷静,试图去观察尸体上的致命伤口在哪里
加藤太一5257失败
加纳生马猪狩,虽然这样可能有点冒犯泉立夏,能请你一起辨认下这些花是什么植物吗?
猪狩这是我该做的……唉,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鉴定可能会花费一些时间,不过就如你所见,这感觉就像很多植物混在一起一样,我也没办法现在就给你准信。
药师寺 礼子药师寺 礼子 查看一下掉落在现场的笔记本和圆珠笔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虽然此时内心一片波涛,但尽量保持着冷静,试图去观察尸体上的致命伤口在哪里
kp致命伤一目了然。她的后脑就像凹下去了一样,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猛砸了一下。当场毙命,没有抵抗的痕迹。
kp水无月明子 侦查
水无月明子侦查8
药师寺 礼子药师寺 礼子 查看一下掉落在现场的笔记本和圆珠笔
kp这两样东西你都很熟悉:泉立夏总是随身带着。现在它们都被散乱的扔在地上,你小心的戴着手套捡起来看了一下,笔记本的内页几乎被完全撕光了。
加藤太一5257失败
kp你头脑有点混乱,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理解现状,辨认植物这件事情对你来说突然变得非常困难。
水无月明子侦查8
kp你凑近了一些,发现尸体身上似乎有什么粉末状的东西。
kp这两样东西你都很熟悉:泉立夏总是随身带着。现在它们都被散乱的扔在地上,你小心的戴着手套捡起来看了一下,笔记本的内页几乎被完全撕光了。
药师寺 礼子那我还想查看一下她身上有手机或者其他电子设备没
药师寺 礼子那我还想查看一下她身上有手机或者其他电子设备没
kp你没有在她身上找到手机。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掏出随身的样品袋子,用棉签取一些粉末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掏出随身的样品袋子,用棉签取一些粉末
kp你这么做了。
药师寺 礼子那我寻找一下周围有手机没?以及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没。
药师寺 礼子那我再用我的手机给她的手机打个电话试试
药师寺 礼子那我再用我的手机给她的手机打个电话试试
kp手机关机,并没有人接听。
加藤太一加藤太一在礼拜堂内四处走动,想要看看有没有有用的痕迹
药师寺 礼子你们有人看到泉立夏的手机?
加纳生马加纳生马 走过去和神童大辅搭话,问道,在我们来之前,有发现什么吗
加藤太一加藤太一在礼拜堂内四处走动,想要看看有没有有用的痕迹
kp这里对你来说是这么的熟悉和陌生。和三年前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喷泉,一样被吊起来的人……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询问在场的同事,是否知道谁是第一个发现现场的人
药师寺 礼子你们有人看到泉立夏的手机?
猪狩啊,那个我们收起来了,会带回去仔细看的。
加纳生马加纳生马 走过去和神童大辅搭话,问道,在我们来之前,有发现什么吗
神童啊,你们都到了啊,大家先过来我大致说一下情况吧。
猪狩啊,那个我们收起来了,会带回去仔细看的。
药师寺 礼子噢噢,回去后我能跟着一起去查查手机里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神童啊,你们都到了啊,大家先过来我大致说一下情况吧。
药师寺 礼子药师寺 礼子 凑过去
加纳生马加纳生马 凑过去贴贴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停止了搜查,决定听听他们的发现
神童 总之,你们也看到了。无论是现场还是尸体的样貌,都很难让人不把这件事和庭师联系起来。
神童 一早就有一通蹊跷的匿名电话打到了警局,说“去那个教会旧址看看吧。”当然我们也尽力对这个电话进行了追查,但是很明显,对方经验非常丰富,没有露出任何马脚。
kp 泉昨天从居酒屋出来……就是和我们分开之后的行踪我们也在调查中,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结果。
神童 手机我们也大致看了一下,里面内容完全被清空了。
kp笔记本……啊,你们也看到了吧,上面的东西全部都被撕干净了。
kp大概就是这些,有关证据鉴识之类的内容还请去向猪狩跟进吧。
加藤太一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泉似乎说过她似乎有一些眉目了,,,,,,,
药师寺 礼子手机之后能给我看看吗?也许运气好能恢复一部分信息。另外,现场和物证有调查到其他的指纹吗?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陷入沉思,泉的调查是否触及了谁的利益?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她正在调查这件事情?
加纳生马 很可能就是因为调查道了什么,才会让庭师再次出现。
加纳生马明子,你让猪狩鉴定一下刚才的发现的粉末吧。
水无月明子 ……她昨晚才提及过,凌晨就被害了,凶手是怎么知道的?
水无月明子 ……给你。 水无月明子递出样品袋。
药师寺 礼子手机之后能给我看看吗?也许运气好能恢复一部分信息。另外,现场和物证有调查到其他的指纹吗?
神童 去和猪狩说一声吧,这些都是他在管的。
神童 去和猪狩说一声吧,这些都是他在管的。
药师寺 礼子药师寺 礼子 点点头,然后去找猪狩,问手机和指纹的信息。
加纳生马加纳生马 希望能猪狩能取得些进展,跟过去看看情况。
药师寺 礼子药师寺 礼子 点点头,然后去找猪狩,问手机和指纹的信息。
kp你走近猪狩,他边在本子上记着什么,边小声嘟囔着:
猪狩……毕竟是认识的人,处理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不舒服啊……
kp看到你们走过来,猪狩抬起头
猪狩 各位辛苦了,有什么事情吗?
加纳生马 你这边有什么进展吗?现场似乎没有太多痕迹
水无月明子 我们在尸体上找到了一些粉末,希望你鉴定一下
药师寺 礼子辛苦了,我想来打听一下现场物证的信息。一个是手机你们调查完之后能让我看看么?另外,现场有发现其他人的痕迹吗?比如指纹,dna等。
猪狩啊你们……好啦好啦我一个一个说。
加纳生马 抱歉,今天有点紧张了。
kp现场能得到的线索很少……或者说很多?这散落一地的花,这样的尸体,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算是过于明显的线索了……但是与之相对的,其他能称得上线索的线索可谓是完全没有,药师寺你说的指纹之类的,我们现在也在努力采取,可是没有。那个粉末啊,我们已经搜集了一些了,现在还说不上来,得等回去好好调查一下吧。
猪狩 手机倒是没问题,不过即使是药师寺可能也……我大概看了一下,对方的手段太干净了,没留一点可能。
药师寺 礼子那麻烦你们了。还有一点我想麻烦猪狩,假如现场发现了不是死者的dna,请尽快联系我。另外手机的事,我还是想试试。拜托了。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小声问药师寺,“泉昨晚是一个人回家的吗?”
kp猪狩一脸“还有什么事吗”的表情
水无月明子水无月明子小声问药师寺,“泉昨晚是一个人回家的吗?”
药师寺 礼子大概,分开后我跟课长一起走的,其他人应该都是分开自己离开的。
加藤太一大家还有想法和头绪吗?要不要再侦察一下现场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水无月明子 独自回家吗……泉大概的死亡时间判定出来了吗?
猪狩 暂时还没,尸体搬离现场解剖之后才能出结果吧,毕竟现在这个样子,我是真的没什么头绪……
药师寺 礼子对了,有人去她家调查吧?那边有什么进展吗?
水无月明子 不如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去泉的办公环境看看,一路去泉家里看看是否有线索
kp猪狩刚想回答,背后的的场走过来拍了他一下。
水无月明子 现场就留给猪狩他们吧,毕竟检验和尸检还需要时间
的场各位看来到了很久了啊。
水无月明子 也没有,刚到
的场 泉家里的调查已经有人在着手处理了,速度快的话应该能赶上今天的本部会议……
水无月明子 会议什么时候开始?
的场 啊,还没有跟你们说,这次的事件肯定是要建立搜查本部了。总指挥估计是我,你们按自己的步调调查吧。水无月,拜托了。
水无月明子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