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test
KP上回书说到何书桓一行三人来到孤儿院们门口,时间大概是下午三点左右。正当你们进入孤儿院的时候,一位脸上缠着绷带的男子从门房走出来并拦住了你们。他用沙哑而含糊的声音示意你们站住。
陆如萍走在后面,等何书桓上去交涉
杜飞 您好,我们是报社来采访的,可否帮我们通告一声伊万莱特夫妇?
KP男子看了看杜飞和何书桓的记者证,侧开身子,指了指里面的一幢小洋楼,示意你们可以进去了。
陆如萍陆如萍留意一下这个人除了绷带之外的其他特征,身高啊着装啊之类的
KP你们看到孤儿院并不是很大,是一个带着小花园的两层独栋小洋房。
陆如萍陆如萍留意一下这个人除了绷带之外的其他特征,身高啊着装啊之类的
KP请过侦查
陆如萍[1d100=57]=57
KP陆如萍 看了看门房的男子,突然发现男子脸上的绷带缝隙间露出的凹凸不平,红黑相间的皮肤,被烧伤而狰狞扭曲的嘴角。san check,0/1d3。
陆如萍[1d100=64]=64
陆如萍[1d3=1]=1
陆如萍陆如萍啧了一声,真是让人看着难受的家伙。
KP纵使在医院工作的 陆如萍 也很少见到如此严重的烧伤,着实让她难受了一会。
杜飞 请问此处的主人现在在吗?可否带我们四处参观一下?
杜飞杜飞 端起相机准备拍摄几张洋楼的照片与庭院内部的景色
KP 花园并不大,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何书桓看杜飞拍完照就带着二人走进小洋楼。一进门厅,三人就发现大厅里有一位身材标致的东方美人在跟以为中年妇女说话,东方美人身旁还坐着一位欧洲绅士。他似乎无意参与两位女性的对话,一直在看手中的怀表。
杜飞杜飞 观察三人
陆如萍在旁站着,等两人说完
杜飞杜飞 观察三人
KProll 侦查
杜飞 1d100
杜飞[1d100=22]=22
KP杜飞 注意到欧洲绅士一边不停看着怀表,一边小声嘟囔着什么,那位美人在谈话间一直在不停用眼神安抚着身旁的欧洲绅士。
杜飞杜飞对何书桓小声说
陆如萍虽然站得有点远,但陆如萍还是尝试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杜飞 那位就是杜玲珑夫人吗?看起来她有客人?
KP东方美人注意到门厅的三人,一脸微笑地向你们走过来:“你们就是报社的记者吧。你们好,我是杜玲珑。”然后她对身后的中年妇女说道:“田婶你先去忙吧,等下有事我会找你的。”
何书桓夫人您好,我是报社的记者何书桓,这位是我的同事杜飞,还有我的朋友陆如萍。很荣幸能采访您和您的孤儿院。
陆如萍虽然站得有点远,但陆如萍还是尝试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KP roll 聆听
陆如萍7029困难成功
KP陆如萍 隐约听到杜玲珑在问中年妇女,孩子们吃饭是否规律,有没有异常举动等问题。
KP杜玲珑带着你们三人走到大厅。大厅里的绅士看到你们站起身来。
杜玲珑这位就是我的丈夫,伊万莱特。多亏我丈夫的支持,这里才能维持下来。
杜飞 伊万莱特先生您好
陆如萍陆如萍微微欠身,说:您好
杜飞杜飞 观察伊万莱特先生
陆如萍这次有幸来采访贵园,希望能多了解一些您二位建立这个孤儿院的缘由,毕竟这个世道,能做好事的人越来越少了
陆如萍二位的精神实在是难能可贵
KP杜飞 发现伊万莱特只是简单的跟你们打个招呼,一脸兴致缺缺的样子。
杜玲珑你们都太夸张了,我们只是为社会做了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正好今天是孩子们体检的日子,我带你们去看看孩子们。关于孤儿院有什么想知道的,都可以问我。
陆如萍陆如萍表示非常有兴趣,然后问道:但是有一件事……恕我直言,您的门房实在是有点吓人,他打扮成那个样子不会让孩子们产生心理阴影吗?
杜玲珑一般孩子们都不会跑到门房那边去的。而且他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好不容易从火灾中逃出来,却受了重伤,也不能说话了。
KP然后杜玲珑带着你们往一楼的另一个方向走去了。你们来到一个房间门口,看到一个东方面孔的医生正在检查一个孩子的身体。杜玲珑敲了敲门,打断检查。
杜玲珑不好意思,藤田医生,他们是报社的记者,今天来采访我们孤儿院。
陆如萍陆如萍快速观察一下孩子们的健康状况
陆如萍陆如萍快速观察一下孩子们的健康状况
KProll观察
陆如萍7570成功
KP陆如萍 在门外看了看孩子,发现接受检查孩子身体虽说不上瘦弱,但也并不健壮,没有明显的外伤。看到你们三个陌生的面孔,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医生的下一个检查。
KP陆如萍 再过一个灵感
陆如萍8047成功
杜飞杜飞 与孩子打招呼
杜飞 你好小朋友,你今年多大啦?
KP陆如萍 听到藤田医生的名字有点熟悉,似乎是在上海一位颇有名望的医生。但是更多的信息却一时想不起来。
杜飞 你好小朋友,你今年多大啦?
KP小孩子一点反应也没有,依然安静的看着藤田医生。
杜飞杜飞 有些尴尬,转向藤田医生试着交谈
杜飞 医生您好,请问现在孤儿院内的孩子身体健康状况如何?大概多久做一次检查呢?
陆如萍陆如萍看看何书桓现在在干嘛
KP何书桓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宝藏一样,一脸惊喜的说道:“您就是藤田信二医生吗?久仰大名,您可是我的偶像啊。”
KP藤田医生被何书桓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点不好意思。
藤田医生我只是负责孤儿院孩子们的日常保健和看诊的。今天的检查的只是日常保健,一般一个月做一次。孩子们身体都很健康。
陆如萍陆如萍上前拉住一个小朋友,蹲下问他: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呀?几岁了?
杜飞杜飞 转向杜玲珑:夫人,请问现在孤儿院内有多少孩子呢?
KP何书桓认真的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然后激动地对藤田医生说:‘难得有这么一次采访的机会,我们想在孤儿院当半天义工,也好丰富我们的采访资料。’
陆如萍陆如萍上前拉住一个小朋友,蹲下问他: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呀?几岁了?
KP小孩子看了你一眼,什么也没说。
KP小孩子看了你一眼,什么也没说。
陆如萍陆如萍转向医生,问到:小朋友们是不太喜欢体检心情不太好吗?好像不太爱说话。
杜玲珑孤儿院现在一共11个孩子,都是5-10岁的孤儿。如果你们想在这里当义工,我当然是很欢迎的,平时这里很少有外人来。我也想让孩子们多跟可靠的大人们交流呢。
陆如萍陆如萍感觉到孩子好像有点不对劲,趁靠近小朋友的机会精神分析。
杜飞 多谢杜夫人,目前孤儿院内有什么工作我们可以帮忙呢?另外我们想在报道中描述一番孤儿院的创立背景,烦请您大致介绍一下
KP杜玲珑指了指旁边的房间:一般孩子们都在旁边的大屋里活动。藤田医生,我有点事情找田婶,这里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陆如萍陆如萍转向医生,问到:小朋友们是不太喜欢体检心情不太好吗?好像不太爱说话。
杜玲珑这些孩子都是孤儿,到这里之前都受过伤害,所以大多性格比一般的孩子内向。不过我相信这里能帮助孩子们渐渐好起来的。
陆如萍陆如萍感觉到孩子好像有点不对劲,趁靠近小朋友的机会精神分析。
KP精神分析自动失败
杜飞 书桓,你认识藤田医生?也为我们介绍介绍呀
陆如萍陆如萍尝试心理学
陆如萍杜夫人您要是有要事的话就不耽搁了,我们跟藤田医生聊
杜飞 多谢杜夫人,目前孤儿院内有什么工作我们可以帮忙呢?另外我们想在报道中描述一番孤儿院的创立背景,烦请您大致介绍一下
杜玲珑 。as 杜玲珑;其实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一个人长大,幸好遇到了外子。看到这些孩子总让我想到我自己,想帮帮他们。我也不是什么能人,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你们能来帮忙真的太感谢了,可以的话能多跟这里的孩子说说外面的事情吗?我想这样也能让孩子们尽早恢复笑容吧。
陆如萍陆如萍尝试心理学
KP你从小孩子的表情上并没感觉到什么情绪。
杜飞杜飞 欢快地说:没问题,杜夫人您忙吧
KP杜玲珑对你们点点头后,离开了这里。
KP藤田医生看着一直试图跟小孩子交流的 陆如萍,沉思了一下说道:“这里的孩子都受到过很多他们幼小心灵无法承受的伤害,请你们不要再刺激他们了。让这些孩子们认同的最好方法是和他们做法尽量一致,即保持安静,装做毫不在意地做自己的事情。”
杜飞 心理创伤?这些孩子们都经历了些什么呢?
陆如萍小女不才,虽然也是志愿救人性命,和藤田医生您还差得远。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多打扰他们了。不知道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他们吗?这孩子叫什么名字,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
杜飞 书桓,你认识藤田医生?也为我们介绍介绍呀
何书桓认识说不上,但是藤田医生可是我们上海医学界的名人啊。他学贯中西,把中医的针灸治疗和西医的药物治疗相结合,可以说是开创了现代医学新的治疗方式。
杜飞 听闻陆小姐的工作也与医务有关,您也知道这位藤田先生的大名么?
杜飞 看来只有孤陋寡闻的我不知晓藤田医生的事迹,今天可受教了
陆如萍陆如萍抱歉的转过头笑笑,说:实在惭愧,小地方消息不灵通,无缘知会……
陆如萍小女不才,虽然也是志愿救人性命,和藤田医生您还差得远。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多打扰他们了。不知道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他们吗?这孩子叫什么名字,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
藤田医生陆小姐谦虚了,都是救人性命,哪有高低之分。这个孩子原来的名字叫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孤儿院的大人都叫他二狗子。孩子都是杜夫人和一些好心人带来的,更多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了。
KP藤田医生似乎做完这个小孩的身体检查了,他拉起小孩的手往大屋那边走。孩子只是安静乖巧的跟着医生。
藤田医生孩子们都在大屋呢,难得今天有其他人来,我带你们去看看孩子们。
杜飞 好的,有劳您了
陆如萍好的,有什么我们能做的,也尽量告诉我们。现在孤儿院人手够吗?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KP三人跟着藤田医生去了大屋。发现除了刚刚在检查身体的孩子,还有10个小孩在大屋里活动。
杜飞杜飞 观察小孩子
杜飞杜飞 观察大屋
陆如萍陆如萍回忆屋子的结构,现在我们在孤儿院的大概哪个地方
藤田医生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需要帮忙的,日常工作有田婶她们已经顾得过来。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去刺激这些孩子,安安静静的就好,他们慢慢地会接受你们的。
杜飞杜飞 观察小孩子
KProll 观察
陆如萍陆如萍回忆屋子的结构,现在我们在孤儿院的大概哪个地方
KP是在孤儿院一楼,大厅和孩子们待着的大屋分别在门厅两侧。大屋旁边还有个小屋,一般是藤田医生的诊疗室。
藤田医生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需要帮忙的,日常工作有田婶她们已经顾得过来。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去刺激这些孩子,安安静静的就好,他们慢慢地会接受你们的。
陆如萍好的。田婶也在屋内吗?我们也有些问题想问问她,她应该是每天和孩子们相处最多的人了吧
陆如萍好的。田婶也在屋内吗?我们也有些问题想问问她,她应该是每天和孩子们相处最多的人了吧
藤田医生田婶这会应该在厨房忙着准备晚饭吧。孤儿院平时有两个保育员,只是另一个今天请假。平时杜夫人也经常来孤儿院。我只是日常检查或者有孩子生病的时候才来。
杜飞观察54
杜飞观察54
KP杜飞 发现屋子里一共11个小孩,5个女孩子,6个男孩子。他们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
杜飞杜飞 观察大屋
KP这里是一间比较大的屋子,跟另一边的大厅差不多大小,只是这里的家具摆设明显是给小孩子设计的,桌子和地上有一些玩具。
陆如萍陆如萍看看孩子们都在干些什么
KP何书桓似乎对这次采访很是上心,你们看到他已经安静的融入这群孩子们了。
陆如萍陆如萍看看孩子们都在干些什么
KProll侦查
陆如萍7560成功
KP陆如萍 发现小一些的孩子在玩玩具,大一点的孩子在学习刺绣和粘火柴盒。无论多大的孩子,无论孩子们在做什么,都处于异常安静的状态。
陆如萍找一个粘火柴盒的男孩子旁边坐下,背对医生,把他想要拿的火柴盒拿走
杜飞 医生,这里就是孤儿院里全部的孩子了吗?
杜飞 医生,这里就是孤儿院里全部的孩子了吗?
藤田医生是的,现在孤儿院就这些孩子。
陆如萍找一个粘火柴盒的男孩子旁边坐下,背对医生,把他想要拿的火柴盒拿走
KP小孩子停了一下,又拿起另一个火柴盒开始粘。
陆如萍他准备拿哪个我拿哪个
藤田医生不好意思,我诊所那边还有点事情,这会要先离开了。马上要到吃饭的时间了,一会田婶他们会来带孩子们去吃饭。不知道你们能帮忙再照顾一下孩子们吗?
杜飞 好的,您忙吧,我们和孩子们相处一会儿
KP陆如萍 你发现小孩子似乎有点惊恐,他往远离你的一边躲。
杜飞杜飞蹲下仔细查看孩子们在玩的玩具和火柴盒
杜飞 书桓,陆小姐,这些孩子们怎么都不愿意说话呢?
何书桓没关系的,我们会照顾好孩子的。
杜飞杜飞蹲下仔细查看孩子们在玩的玩具和火柴盒
KP 你发现孩子们都是安安静静地做着手上的事情,互相也没有交流。只是刚刚被你们问过话的孩子和被 陆如萍 抢走火柴盒的孩子有些不安,甚至有点害怕。
杜飞 书桓,陆小姐,这些孩子们怎么都不愿意说话呢?
陆如萍小声说: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一两个孩子也就算了,总会有不愿意说话的。但是整个孤儿院的小孩都这么安静,这一点都不正常。
陆如萍陆如萍 等藤田医生走后,到何书桓旁边问他:这个医生你还直到些什么吗,我总觉得这里怪怪的
何书桓有吗?大概这就是高人吧,总有些深藏不露的秘密。
KP这时候你们听到走廊传来脚步声。
杜玲珑孩子们,要吃晚饭了。今天下午真是感谢你们了。
何书桓啊,杜夫人。真的非常感谢您,让我们度过了这么有意义的一个下午。我一定会写出很棒的报道来的。那我们就告辞了。
杜飞 夫人,请问先生现在有空吗?我们想做一个简短的采访,并拍张照片好登载
杜飞 夫人,请问先生现在有空吗?我们想做一个简短的采访,并拍张照片好登载
杜玲珑外子的话下午商会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他已经离开了。不如明天你们早点来,晚上我回家也跟外子说一声。
KP说话间,杜玲珑带着你们到了门厅。全员roll 聆听。
陆如萍7011极难成功
杜飞聆听11
KP你们听到二楼传来断断续续的小女孩的哭声。
陆如萍陆如萍作势要上楼,对杜夫人说:夫人,这是?
陆如萍陆如萍作势要上楼,对杜夫人说:夫人,这是?
KP杜玲珑侧了侧身,挡在你面前:“那是新来的小女孩,随母亲逃难时遭遇了船难,母亲丧生,所以被送到了这里,因为新来还不习惯,所以经常哭泣。”
陆如萍她不下来吃饭吗?这让我想起我一个朋友的经历,这种时候一定要有人陪着说说话才会好转的
杜玲珑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如果还有什么事,明天请再来采访。我要准备带孩子们去吃饭了。
陆如萍她不下来吃饭吗?这让我想起我一个朋友的经历,这种时候一定要有人陪着说说话才会好转的
杜玲珑那孩子最近情绪还不太稳定,这几天都是田婶饭菜送到她房间的。感谢陆小姐对那孩子的关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如果陆小姐想见见那孩子,不如明天采访的时候再来。
陆如萍好的,那就不耽误你们吃饭了,我们先告退,明天再来叨扰。
KP你们和何书桓一起离开了孤儿院。看上去何书桓还挺期待明天的采访的。
KP第一天离开孤儿院以后你们还有什么事情要做的吗?没有的话就直接到第二天早上碰头咯。
陆如萍陆如萍给何书桓说:我觉得那家孤儿院怪怪的,你说你知道藤田医生,还能得到一些更多关于他的消息吗?
杜飞杜飞 询问何书桓关于伊万莱特这个外国人的事迹
陆如萍陆如萍给何书桓说:我觉得那家孤儿院怪怪的,你说你知道藤田医生,还能得到一些更多关于他的消息吗?
何书桓大部分关于藤田医生的信息我都是从报纸上看到的,还有一些是采访时听其他人提到的,基本都是对医生的赞誉。如果你还想知道什么我跟其他同事问问。
陆如萍好,尽可能的详细一些吧,边角小事也请多加留意。
杜飞杜飞 询问何书桓关于伊万莱特这个外国人的事迹
何书桓来之前我打听了一下,伊万莱特是从德国来的商人,家族主要从事钢铁和煤矿产业。孤儿院是他跟杜玲珑结婚后才创办的,从今天的样子看,应该主要是杜夫人的想法吧
杜飞 一个德国商人在上海开设孤儿院,真是太富有国际主义精神了!书桓,明天你想具体采访些什么呢?
陆如萍陆如萍插嘴到:杜夫人真的如她所说,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姐吗?
何书桓今天跟孩子们接触了一下,一方面我想跟杜夫人再了解一些孤儿院的日常。顺便再采访一下伊万莱特,今天跟他基本都没说上话。
杜飞 我也这么觉得,孤儿院的主人应该更深入地挖掘一下
杜飞 不过为什么医生和夫人都没向我们提起楼上的小女孩呢?我觉得有点奇怪
陆如萍陆如萍插嘴到:杜夫人真的如她所说,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姐吗?
何书桓杜夫人结婚前的信息很少,我觉得她应该不是什么富家小姐。而且她这么热心于孤儿院的事,我相信她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