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首先是导入
KP那么,这个故事开始于2019年4月15日,发生在纽约市室内的一场诡异的凶杀案
KP各位PL于2019年4月17日开始介入这场凶杀案的调查
KP你们接收到了詹姆斯·埃德加·维尔伯特的求助,他是负责这个案件调查的FBI探员,那么,各位PL是如何认识这位老派探员的呢
沈贤 大家好,我叫沈贤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之前和詹姆斯探员有过好几次合作,是老相识了
Eder J. Bond我曾经是联邦税务局的非常规雇员,曾经在工作中和詹姆斯和Kelly合作过,因为沈贤的关系而不再接受税务局的工作,但是仍和他们保持联系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是一名联邦探员,专注计算机安全技术
沈贤 我本来是隐居在仙境的隐士,后来受国家委托来美国潜入实行工作,詹姆斯探员就是我的内应,但是明面上我是跟邦德兄搭档。
KP你能不能不要把忠心耿耿的NPC FBI 老探员变成共谍
有穹有穹 的老板在此次凶杀案中死亡,与探员曾见面提供相关人员生前信息
沈贤直到有一次在执行任务中不小心摔倒了压断了他的腿,他就因此离开了那里的工作。
Eder J. Bond现在作为私人赏金猎人,接收到了Cornell大学一位教授对有穹的导师的追债邀请,他怀疑这位失踪人士只为了逃避债务而跑掉的
沈贤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又一次见面
KP那就这样
KP詹姆斯并不知道 沈贤 的真实身份
Eder J. Bond但我懂
Eder J. Bond三年又三年,我什么时候能回去。jpg
KP但是詹姆斯在工作上,在 Eder J. Bond 的引荐下,和 沈贤 的掩护身份合作过
KP于是,Eder J. Bond 是一个复杂的角色
KP他既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机关,美国联邦国税局的前任探员,又曾经当过共谍,现在更是一个为了地下钱庄的大老板的巨额高利贷到处奔走收债赚黑钱的赏金猎人
KP那么
Eder J. Bond那么我也算是和观海还有间谍认识?
KP没有观海
Eder J. Bond是不是可以找他们帮忙
KP一边去
KP那么,在这个2019年4月17日的,阳光明媚的上午
KP你们来到了纽约市
KP来到了曼岛
KP纽约的生活永远不会沉闷。这里是世界文化之都,作为一个活跃的摩登都市,它永远可以给人带来新的机遇、挑战和阴谋。在这块土地上,无数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似乎要通往繁星,诸多逐星之人来到了这座城市,希望实现他们通往荣耀、财富或权力的道路。文明被这座城市所包容,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像是在告诉人们:巴别塔的诅咒不过只是谎言,人类建造了新的高楼,那些语言和文化相差甚远的人们聚集于此,仿佛他们能够铸建新的高塔!
Eder J. Bondsuch a foul place, I do not like it(小声)
KP在一切之前,人们总是要忙好眼前的事情。 工作,是能够证明自身价值最直接的方式。只不过,有一些工作是可以在阳光之下进行的, 而另一些工作,哪怕它们是必要的,也只能在暗地里进行。在曼哈顿没有什么能被称为正确和错误,在这里只有遵守法律赚钱的人,和不遵守法律赚钱的人。
KP这是万里无云阳光明媚的一个上午。穿过曼哈顿区的无数摩天大楼你总能找到许多安静的小巷,在一条幽暗小巷的尽头,是一间写着 Closed(关闭)的酒吧。
KP这也没有什么错,这一类花红酒绿的酒吧是纽约夜生活的一部分,在这样的上午,工作到深夜的酒吧老板只怕是还没有起床。然而在这种颠倒时间的微妙地点,正是一些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的讨论往往会发生的地方
KP于是,在这个微妙的时间,微妙的地点;在这天空中万里无云的天气下,小巷子后面的小酒吧的阴暗反而显得有点刺眼,在这刺眼的阴暗中,四个人影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一起
KPPL们可以互相介绍一下,你们都是受詹姆斯探员之约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间酒吧的,但是你们互相不一定认识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我是第一个到的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我在一旁抽着烟,注视着来到的三个陌生人
KP酒吧门是紧闭着的
Nicole Kelly那么我想你们就是詹姆斯探员邀请的协助者吧
KP那也是当然的,这个酒吧现在还是关着门的状态
有穹有穹迷茫的看着其他几个人
有穹詹姆斯人呢
沈贤你是谁?
Nicole Kelly你们好,我叫Kelly,和詹姆斯探员一起调查这起案件
Eder J. Bond”Kelly也来了啊,沈贤,詹姆士搞的这次水很深啊“,我对沈贤小声说到
Nicole Kelly啊这不是邦德吗,别来无恙啊。你也来调查这个案子?
沈贤Eder J. Bond ,詹姆斯探员可没有提起过还有别人啊
Eder J. Bond詹姆士个家伙,这次不知道搞什么,还迟到了,真丢人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所以这个学生模样的就是其中一名死者的最后目击证人吗
Eder J. Bond我点了支烟
Nicole Kelly你叫什么名字?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看向 有穹
Eder J. BondNicole Kelly 说:“来一支?”
Nicole Kelly谢谢
Eder J. Bond递烟.jpg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接过烟,凑上去给 Eder J. Bond 点火
Eder J. Bond谢谢
沈贤沈贤看向 有穹
有穹你们是詹姆斯先生提到的侦探吗,
Nicole Kelly 不是侦探,是联邦探员
沈贤我不是侦探,我是和 Eder J. Bond 合作过多年的老战友
Eder J. Bond怎么,你有想追债的对象?
沈贤Eder J. Bond 你职业病又犯了啊,你忘了我们这次有重要的工作嘛
Eder J. Bond行行行,那么詹姆士人呢?
KP就在你们一帮人闲聊的时候
KP小巷子的另一头传来了脚步声
KP棕色的牛津皮鞋踏在小巷的鹅卵石地面上发出了沉重的声响,同样的深棕色的战壕大衣将这位体格有些轻微发福的男人包裹住,他向你们的方向走来并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男人用带着婚戒的手摘下了头上的毡帽,一张有些沧桑并由胡子渣装点着的疲惫面孔出现在了你们的面前,尽管这位男人的眼袋和黑眼圈使他看上去就像有好几天都好好没有睡上一觉的样子,但是你们还是认出来了他——老伙计 詹姆斯·埃德加·维尔伯特。
沈贤对詹姆斯察言观色
Eder J. Bond詹姆士,你这次搞的什么鬼,神神秘秘的,就叫我们出来,还叫来了Kelly,水很深啊
詹姆斯看来你们都到齐了
詹姆斯 这外面不太好说话,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KP说着,詹姆斯从大衣里面掏出了一把钥匙
KP打开了酒吧的大门
沈贤对詹姆斯察言观色
KP你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真的很疲惫,怕不是连续24个小时,不,至少有48个小时没有好好在床上睡过觉
KP一边开门,詹姆斯示意着你们进来
Eder J. Bond我环顾四周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观察一下酒吧
KP这是一间不大的酒吧,酒吧里面只有一个吧台,和七到八张桌子,吧台的尽头有件单间,虽然酒吧挺小的,但是内部的装修非常温馨
KP酒吧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在这个工作日的白天,老板应该也回家睡觉了
KP詹姆斯一边脱下大衣,一边在吧台旁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詹姆斯 这间酒吧的老板是我多年以前的老朋友了
Eder J. Bond进去,站到吧台后,看一下有没有调制Martini的原料酒
詹姆斯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救了他一命
詹姆斯 怎么,邦德兄你会调酒么
Eder J. BondOh, no much, just martini, shaken, not stirred
詹姆斯 Help yourself then
沈贤沈贤 走到詹姆斯旁边坐下
Eder J. Bond熟练的调制了一杯Martini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 靠在吧台抽烟
有穹詹姆斯先生,我老板的事情这是有着落了?
詹姆斯 反正,这里很安全,我感觉这次的案子不简单,可能涉及到一些大人物,所以我必须找个信得过的地方,找一些信得过的人来帮我查这件事情
有穹詹姆斯先生,我老板的事情这是有着落了?
KP听到你这么说,詹姆斯露出很遗憾的表情摇了摇头
詹姆斯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来找你们到这来的原因
KP那么,在詹姆斯开始讲案情之前
KP我给作为詹姆斯老友的 Nicole KellyEder J. Bond沈贤 补充一下詹姆斯这个人的设定
KP但是这些 有穹 应该不知道,因为他就是被詹姆斯问过话的关系而已
KP这位 42 岁的 FBI 联邦调查员出生在美国的得克萨斯州,如今在纽约市工作,经常负责调查一些离奇的案件。
KP詹姆斯是一位给人感觉像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硬派侦探的男人,不过许多同事都认为他非常的“老派”。他已经有一个家庭,家人居住在纽约市的布鲁克林区,他 17 岁的女儿在读高中。詹姆斯说话有些沙哑,喜欢喝啤酒并有着非常强烈的正义感,他也经常会插手一些不属于他负责的案件。
詹姆斯 总之,这场我想拜托你们查的凶杀案发生在两天前的4月15日晚上
詹姆斯 案件是发生在纽约市立大学高级研究中心理论物理学研究室
詹姆斯 受害者一共有13名研究人员,其中应该也包括这位 有穹 的导师
詹姆斯 尸体是第二天早上大学研究所的清洁工发现的
KP 詹姆斯接着说:报案之后,曼哈顿警局的警察很快就封锁了现场,但是我们FBI很快就介入了调查,一开始这个案子就分配到了我的名下
KP 但是我查了不到一天时间,我的长官就命令我去查另外一件发生在纽约市的失踪案了
詹姆斯 我其实已经查到了一个嫌疑人
詹姆斯 但是长官却命令所有人立刻终止调查,并且任何人都不能继续调查这件事,甚至我认识的,负责调查现场和尸体的法医都被要求不再提供材料和尸检
詹姆斯 而且似乎我们局里面还用上了信息管制手段,你们应该都没有在报纸上看到任何新闻吧
Nicole Kelly信息管制是常用手段,这都是我平时经常做的事
詹姆斯 这个案件的新闻都被局里面压下去了,只有些来自被害者家属的传闻到处传一传
Eder J. Bond呵,税局也没少用这招
詹姆斯 反正,这件事风声很紧
詹姆斯 局里面大家人心惶惶的,我也不敢在继续用我的身份查下去了
沈贤那你叫我们来,就不怕局里派人跟踪你吗
詹姆斯 这点我还是有数的,你以为我为什么迟到了
KP说着,詹姆斯笑了笑
詹姆斯 反侦查可是我们探员的基本功
Eder J. Bond不愧是你,还是那么小心
Eder J. Bond我喝了一小口Martini
詹姆斯 总之,我查到的那个嫌疑人
詹姆斯 名字叫 阿德里安·维克曼,44 岁
KP 这个人是这个研究所唯一的幸存者
詹姆斯 我当时都快找到这个人来讯问了,上级突然让我打住,也是非常的突兀
Nicole KellyNicole Kelly有穹 说: 你认识这个人吗
詹姆斯 关于这个人的背景我也查了不少,他出生在马萨诸塞州的阿卡姆市, 曾就读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物理系。他没有犯罪史,没有精神疾病史,无尚在人世的家属。
Eder J. Bond册那,这种人最头疼,很难知道犯罪动机是什么
有穹 仅停留在听说名字的水平
詹姆斯 嗯,你们都是做一个专业的,应该还是听说过名字的
Eder J. Bond我看着 有穹 ,一副“要你何用”的表情
詹姆斯 主要我怀疑这个人,不光是在于他是唯一的幸存者
詹姆斯 他出事那天晚上也在研究所
詹姆斯 研究所的大门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他
KP 他逃跑的时候好像还携带了一本看上去非常重的古书
詹姆斯 头发发白,几乎挡住了眼睛,在摄像头里,看着身材消瘦并且总是驼着背一样
KP 他逃跑的时候好像还携带了一本看上去非常重的古书
Nicole Kelly现在还有人带实体书?真的怪
沈贤你怎么知道那个是本古书?
詹姆斯 摄像头里面拍到的书是破旧的皮革封皮,看上去就非常古旧
詹姆斯 总之,就我现场勘探的结果
Eder J. Bond能看到细节吗?封面名字什么的
詹姆斯 死者都是用同一把 .32 口径左轮手枪杀害的,所有研究院都是头部中弹,所有被害者的死亡时间非常接近,推测凶手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换弹并继续行凶。现场的研究材料和设施都被破坏,许多东西散落在地面上。
詹姆斯 死者都是用同一把 .32 口径左轮手枪杀害的,所有研究院都是头部中弹,所有被害者的死亡时间非常接近,推测凶手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换弹并继续行凶。现场的研究材料和设施都被破坏,许多东西散落在地面上。
Nicole Kelly真是个瘪三
沈贤那凶器有没有找到?
Eder J. Bond能看到细节吗?封面名字什么的
KP 书是被他夹在他腋下带走的,没有看到名字
Eder J. Bond然后这个家伙现在去向不明?
沈贤那凶器有没有找到?
詹姆斯 我在现场找到了凶器,现在应该是局里的人在保管
詹姆斯 指纹检查报告还没有出来,就被长官要求终止调查了
KP 詹姆斯继续说:总之,现在长官要我查另外一件失踪案
詹姆斯 曼哈顿一直都有人口失踪案,但是今年的失踪率明显提高了
詹姆斯 4月1日发生了一件比较有名的女学生失踪案
詹姆斯 整个案件查了半个多月没有任何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