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KP 故事的舞台是中国东海的一座小城
KP我们称之为潜城
KP以下是导入剧情
KP在这个阶段,各个PC还没有见面,你们这段剧情的场景是分离的
KP你们有任何PC事前认识么?
常雅歌我是偶像,凯子是摄影师,他给我拍过照
常雅歌我和凯子出来拍外景
蒋则敏作为一个记者,我和凯子合作过
蒋则敏但这次我有采访任务,并不同行
KP那么 凯子 和 常雅歌 是同行的
KP并且 蒋则敏 和凯子认识
KP其他人都是独自旅行并且互不相识
KP那么正式开始导入剧情
KP有时你会觉得自己对整个宇宙无足轻重,在别人眼中也可能什么都不是。
KP人类时常自诩万物之灵长、地球的主宰者,且不管这种论调正确与否,但至少谁都知道,这并不是针对任一人类个体的宣言。更使人感到悲哀的是,绝大多数的人类迟早会发现自己不光无法动摇这世界的法则,而且即便是发生在身边的很多日常小事,他们也无力更改,就像你现在的处境——
KP难得有空来潜城旅游散心,却没赶上好天气,天空阴云密布,好像随时都要下雨。你想拂走头顶上这片阻挡了你好心情的阴云,但你就是不能做到;你想调低路边密密麻麻、几步一个、反复循环着老歌的外放音响过高的音量,但你就是没法那么做;你想忽视自己胃里的饥饿感,但它反而愈演愈烈,更不安分起来。这种大大小小的令人不快的事情充满了你的生活,而你无可奈何。
KP坏天气和无力感总是能使人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悲观念头。有几个瞬间,你盯着不远处那条由现代文明规划出的人造海岸线,注视着阴云之下呈现灰黑色的海洋慢慢侵蚀着苍白色沙滩的森冷景象,冷不丁地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你知道一些人会特地选择在美丽或出名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自杀行为在任何一个旅游胜地和景点都并不少见。不知你眼前的这片海域,又有多少人曾投身其中呢?
KP这不明所以的思绪使你感到一阵颤栗,对于那些投海者,你没有权利设身处地,也没有时间感同身受。你所有的、所能做的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怜悯和疑惑。因为这些冷漠又慈仁的主意,你情不自禁地觉得你要做的就是活着,和尽可能长久地活着——又或者你可以有一个更高的追求,比如保持清醒地活下去。
KP一阵风绕过你沉入大海。满是褶皱的海面使你想起近年来甚嚣尘上的科学论调,人类起源于海洋——那我们的生命又将终结于何处?也是在海洋之中吗?又一个不那么让你愉快的荒诞假设从你脑中一晃而过,它使你不想继续在阴沉沉的海边呆着了。
KP咸涩的海风追随你,它是你看不见的向导,陪同你在这座美丽而陌生的城市中漫无目的地徘徊。你走过纵横交错的街道,你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它们也不知道你的名字。你们是彼此的过客,仅仅保留相互遗忘的忠诚。
KP一路上,你绞尽脑汁地想着,这世上有没有一件你能完全掌控的事物?不是你不想做什么地球主宰,可这个目标离你实在太过遥远。不甘之下,你大胆又盲目地将世界投影在了自己身上,这使你的身心都有些飘飘然了;你感到只要你能做你自己的主,就能驯服这偌大的世界,强迫它允许你肆意妄为。于是乎,像是要和某位压根不存在的凶恶敌人较劲到底似的,你和你腹中的饥饿感展开了一场全无意义的抗衡。
KP毫无疑问地,你失败了。然而奇妙地,你心中那股不知所起的无理恼恨很快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突然而至的喜悦:你想到你虽然不能叫饥饿感凭空消失,但你确实知道如何消灭它的办法。你心里升起一种使命感,好像用食物填饱自己的肚子真的是一项多么了不起的神圣任务一样。
KP这座城市的餐饮业非常发达,各种各样的快餐店和小吃摊随处可见。你路过一家炸鸡店,你看见禽肉和淀粉在高温中迸发出来的香气与香料酱汁舒展开的芬芳纠缠共舞、合二为一。但你看不起这支舞,像约翰看不起莎乐美、更像莎乐美拒绝亨德里克。你以主宰者的傲慢姿态给廉价又浮夸的油腥味判了死刑,你认为这种劣质的宝剑不足以杀死盘踞在你胃袋中的那只饥渴而贪婪的恶龙。
KP你需要一顿大餐。
KP你迫不及待地打开美食平台进行定位。你发现不论你如何设置搜索条件,一家本地老店都稳居搜索结果的首位。
KP看来它的人气和口碑都相当不错。这样想着,你几乎已经决定了自己用餐的地点。 幸运的是,它就藏身在这几条靠海的街道里,和你的距离并不遥远,这更加坚定了你选择它的决心。
常雅歌凯子,我饿死了我们去吃饭把
蒋则敏 I'm angry! 我跟你讲,你们这样子啊,那不行的!
凯子走走走
可球去看价格再决定
蒋则敏 我看到了凯子twitter头条,知道他也到这里了,约他在饭店门口碰头
项峎在饭店门口逛逛 看看情况
蒋则敏 凯子没有回复我,我痛斥他naive
KP你开始浏览餐厅的评价,打算尝试一两道广受好评的推荐菜。你离目的地尚有些脚程,好在浏览美食评论并不是件复杂的工作,它不需要你全神贯注,你完全可以边走边看。你所能见到的是清一色的好评,以及店家的热情回复。你深知这年头刷单刷评是常用的营销手段,招牌可以作假,历史也能伪造,真真假假,难以分辨。但有时怀疑既不是必需的,也不是必要的,至少,它对解决你眼下的饥饿问题没有任何帮助。
KP你大略地看了看这些评价,逐渐对满屏的溢美之词感到麻木。你注意到该店的评价以短评居多,图片内容很少,除此以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蒋则敏 我想看看有的图片内容
KP蒋则敏 翻动了一下点评软件上面的评论
KP蒋则敏 进行一个图书馆使用检定
蒋则敏7530困难成功
KP蒋则敏 又多看了几眼餐厅页面,随手点了点,意外发现了一个不知出于什么设计目的,隐藏得很深的按钮。你点击了这个按钮,发现内页是一些显示不全或干脆一片空白的匿名评论,以及一条在近一年前被写下的差评:
KP用户:PDX 这家破店卖的蟹黄根本不是蟹黄,它就像狗屎一样难吃。 评价于20X8-08-21
KP蒋则敏 仔细浏览了一圈,发现这条评价居然是该餐厅唯一的差评,也是唯一一条有具体内容却没有获得商家回复的评论。你试着点进用户界面,却发现了该用户留下的另一条截然相反的评价:
KP用户:PDX 从没吃过这么美味的菜肴,简直好吃极了,完全就是家乡的味道。 评价于20X8-11-26
KP蒋则敏 还可以看到一名ID为HMBB的用户给这条新评论点了赞。
蒋则敏蒋则敏 浏览了一下这个用户的信息
KP然而 蒋则敏 什么额外的信息都没有找到,这个用户几乎就是匿名的
蒋则敏蒋则敏 我有浏览了一下HMBB的信息
KPHMBB使用的是平台的默认头像,用户个人信息里面只有居住地是潜城,没有别的多余信息,几乎也就是个匿名帐号
KP就在这时
KP蒋则敏 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意外的消息推送
KP 推送来自于“老道资讯”应用,蒋则敏 并没有安装过这个应用的记忆,这个低评分垃圾应用很有可能是什么其他应用捆绑安装的
KP推送的内容是:“震惊!从未被揭发的新闻!神秘海滩疑现灵异事件!游客频频失踪,背后的真相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蒋则敏蒋则敏 我打开了这条推送
KP蒋则敏 点开了这个新闻报道
KP“因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该内容已被删除”
KP不知不觉,你已走近了你为自己决定好的用餐地点。
KP你抬起头,看到悬挂在不远处建筑物檐下的干净招牌上整齐地排列着红色的亚力克字,没错,这就是你决定好的目的地,KPC家庭餐厅。
KP 导入结束
KPPC 们在餐厅门口回合了
KP你们可以自行RP一下回合场景
蒋则敏蒋则敏 大声痛斥凯子:”你为什么不回我私信,I'm angry!”
凯子我瞎!
项峎项峎 对门前的人进行观察
可球看到好几个人驻在同一家店门前 问道:"你们怎么不搞基呢"
凯子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这次的合作 伙伴 常雅歌
蒋则敏唉,你说你这个视力,当什么摄影师啊,我真替你捉急啊
凯子记得fo 推哦(
常雅歌蒋则敏 你好
常雅歌常雅歌蒋则敏 点了点头
蒋则敏常雅歌,你好
KP项峎 看到了一个年轻漂亮的JK,一个六十来岁的长者,一个背着相机的死宅,和一个二十出头的OL样人物
蒋则敏蒋则敏常雅歌 回了一礼
蒋则敏蒋则敏 继续大声斥责 凯子
可球问:可以和这位JK认识一下吗
蒋则敏你啊,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下次记得回私信,识得唔识得啊?
项峎项峎 上前打招呼, 进行自我介绍 说我是一个资深流浪者, 去过很多地方
常雅歌常雅歌 发现有个ol样的人在看着我,向她点了点头
项峎项峎 暗中观察他们的反应
蒋则敏蒋则敏项峎 说:”我也跑到很多的国家去过,在日常走路的过程当中,比如说两个人碰了一下,我经常都会听到“Excuse me?”或是“Pardon?”。“
可球朝着向我点头的人鞠了躬
常雅歌常雅歌 发现有个流浪汉凑了上来,本能的皱了皱眉头
凯子凯子 无视那个喋喋不休的记者并观察餐馆状态
可球眼神马上聚焦到JK身上 仔细打量
KP凯子 开始观察餐馆
KPKPC餐厅是一幢位于餐饮一条街的深处的罗曼风格独栋低矮建筑,背靠大海,不与周围其他建筑的墙体相接。整座建筑的艺术气息浓厚,乍看上去更像是间画廊。餐厅顶部设有假钟楼、假拱顶和立柱若干;外墙装饰古典而富有情调,浮刻有许多美丽精巧的花纹;屋檐被塑造成十分考究的鱼尾样式,线条的起伏极具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几扇形式复古的拱形飘窗使用了淡彩色的磨砂玻璃,兼顾采光和食客隐私,让人感觉非常安心。
蒋则敏蒋则敏 掏出了相机开始拍照
常雅歌顺着 凯子 的视线看去
项峎项峎常雅歌 解释我并不是一般流浪汉 只是喜欢在不同地方呆着
KP餐厅明显处于正常营业状态。但可能是由于天气不好的缘故,现在明明是饭点,周围的人却不太多,餐厅的门前也没有看到迎宾服务人员。透明玻璃大门两侧放置着两尊大小接近真人的美人鱼雕像,人鱼面容姣好,栩栩如生,不知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KP附近的外放音箱正播放着著名摇滚歌曲《加州旅馆》的录音室版本。老歌总是特别有情怀,你知道这是景点商铺用来吸引外国旅客的常用手段之一。
蒋则敏蒋则敏 我仔细聆听,试图听是否有任何声音从餐馆里传出
常雅歌常雅歌项峎 远一点
KP蒋则敏 进行一个聆听鉴定
可球听不懂音乐 但被雕像吸引 走了进去
蒋则敏7580失败
蒋则敏蒋则敏 走上去关闭了正在播放的音响
KP音响的开关看上去像是在餐馆里面的样子
蒋则敏蒋则敏 直接把电线拔了
常雅歌常雅歌 悄悄对 凯子 你这个朋友怎么回事
蒋则敏蒋则敏 直接把电线拔了
KP电线非常结实,你需要过一个困难的力量鉴定才能够成功
KP蒋则敏 请进行力量鉴定
蒋则敏蒋则敏 拒绝硬来,走向 项峎 问:”你有利器吗“
可球看到有人想去对电线做点什么 叫住并问 你想干什么
蒋则敏蒋则敏可球 说:”我嫌它吵,想关了“
凯子 拍拍 常雅歌 :别管他准备直接进店吧
项峎项峎 掏出一块奥利奥给 蒋则敏 :“ 没有带利器 先吃块奥利奥吧”
蒋则敏为了使得我们今天晚上的这个环境更加地轻松一点,我回忆起我曾经在1945年、46年的大学年代,经常我们喜欢玩儿“Hawaii guitar”,经常弹奏的《Aloha 'Oe》这个歌曲。为了大家,我可以弹一曲《Aloha 'Oe》这个 Guitar。
常雅歌常雅歌凯子 说 进去吃饭把
可球"我有工具 而且他们不会猜我干坏事 让我来吧"(掏出电锯
KP就在 可球 准备掏出电锯的时候
KP餐厅的门突然打开了
KP你们看到一位端庄优雅,仪态亲切,但不知怎么看上去有些疲惫的美貌妇人领着一名十岁左右的可爱女孩从这家餐厅里走了出来。女士唇上的口红花了一块,应该是在餐厅内大快朵颐之后留下的证据。
KP 从长相上可以轻易判断出两人是母女关系。小女孩的瞳色很淡,头发微卷,可能具有外国血统。她紧紧牵着母亲的手,口中小声哼唱着一首歌。
KP你通过旋律判断小女孩唱的歌曲是《回家》。
KP所有人过一个聆听
蒋则敏752极难成功
常雅歌7588失败
项峎7074失败
凯子2042失败
可球209困难成功
KP那么 可球蒋则敏 听到了小女孩所唱段落的具体歌词
KP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满眶 古老的歌曲有多久不曾大声唱 我在岁月里改变了模样 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
KP 听到了歌词的 蒋则敏可球 过一个EDU 鉴定
蒋则敏7375失败
可球9049成功
KP可球 意识到这是一首相当有年代感的歌曲,它应当在小女孩的父辈之间流行过一段时间。
KP所有人 roll 一个 1d100, 决定你们和出门的女士的相对距离
常雅歌[1d100=55]=55
蒋则敏[1d100=12]=12
凯子[1d100=48]=48
可球[1d100=51]=51
项峎[1d100=7]=7
KP项峎 看到妇人左手的无名指上箍着一枚嵌有珍珠的金色戒指,戒指的材质近似黄金,但即使是在阴天,其表面也显露出一种比任何贵金属及合金都要闪耀、更加具有诱惑力的光泽。除了这枚戒指之外,她没有佩戴其他任何饰物。
常雅歌常雅歌凯子 说:我饿死了快去吃饭把
蒋则敏蒋则敏 稍稍保持了和母女的距离
可球就近问了身边的@arition "你听出没有 那个小女孩在哼很老的歌 很奇怪"
凯子凯子 感觉小女孩很可爱的样子
蒋则敏蒋则敏 向着餐厅大门反方向走了两步
项峎项峎 向前搭话 说我刚到这个镇上, 有什么旅行景点或者美食推荐么
项峎项峎 然后掏出奥利奥问小女孩要不要来一块
常雅歌常雅歌可球 说 是吗,我没听清楚
常雅歌常雅歌可球 说 大概是他妈一直放老歌,她女儿就学会了吧
常雅歌常雅歌可球 你也来这里吃饭?
凯子凯子 悄悄举起相机拍一张小女孩的照片
可球常雅歌 说 还是小心为好
蒋则敏蒋则敏 凑到 常雅歌可球 的身边:”这首歌我也很熟悉,我也在guitar上弹过“
项峎项峎 然后掏出奥利奥问小女孩要不要来一块
KP 小女孩非常怕生。看到你走过来,她立即停止歌唱并躲到了母亲身后。
可球凯子 停一停 你在干什么
常雅歌可球蒋则敏 说:要不我们凑一桌?
项峎项峎 然后掏出奥利奥问小女孩要不要来一块
KP妇人安抚着女儿说:别害怕啦,叔叔只是想和你问好